巅峰对话:客厅泛娱乐时代开启 内容才是硬道理

9月24日下午,由GMGC主办的第三届全球移动游戏开发者大会上,DoNews CEO王乐作为主持人和FunPlus COO 陈琦、网易副总裁王怡、小霸王总经理展宇、中兴九城CSO王翔宇、乐视应用开发平台副总经理吴国祥在主会场进行了关于《客厅泛娱乐时代的开启》的高峰对话。

巅峰对话:客厅泛娱乐时代的开启

王乐:首先感谢主办方邀请我们做巅峰对话,确实挺巅峰的,因为这个时间段我们探讨客厅泛娱乐游戏机这个话题,让我别有一番感触吧……乐视网你们这个部门是什么成立的?

吴国祥:乐视应用开放平台成立两年多时间,定位在智能电视、智能盒子上的应用和分发平台。

王乐:您是平台商。左边是我们所有人的梦想,小霸王公司的代表——小霸王公司的展宇。

展宇:我们公司专注电视应用20年的历史,相信大家都不陌生,我们从8位FC时代的游戏机生产制造开始,到16位、32位一直到现在的安卓,我觉得我们也是在这条路上走的时间算是比较长的。

王翔宇:我是中兴九城的王翔宇,我负责战略发展,中兴九城是中兴通讯和第九城市的合资公司。在客厅这块我觉得我们步入比较早,从2008年开始,中兴就有电视IP上的合作,我们一直延续到现在,目前我们在全国,在运营商行业电视屏幕的游戏有非常强的主导地位,也希望通过今天的分享能跟大家探讨未来的一些发展。

王乐:网易的王总大家很多人都熟悉。

陈琦:FunPlus是游戏创业公司,2010年成立,目前做游戏,主要在手游,电视上也看到了一些机会,所以也希望来分享一些对于电视游戏的一些看法。

王乐:都介绍过了。现在我想问问,你们家客厅多大,你们每天有多少时间呆在客厅,在客厅干嘛呢?

吴国祥:我们家客厅30平米左右,有乐视超级电视,在客厅时间挺长,小孩会呆一两个小时,我也有一两个小时。白天,我们家电视使用是非常高的。

王乐:展宇呢?

展宇:我们家客厅大约40-50平米,我们家的一台电视是55寸的,我儿子今年6岁,他在电视前的时间是最长的,我们全家在电视机前玩的时间比较多,可以带他做一些亲子运动。我儿子每天在电视机前的时间差不多一个小时,我们全家一个星期陆陆续续下来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王乐:你应该没什么时间吧?

展宇:我会抓紧时间。

王乐:王总来说说吧。

王翔宇:我们是一样,跟大家是一样的大家庭,有老有小,我们家有人在的时候电视机就是开的,这是一个现状,我因为工作原因四处飞来飞去,但是我基本保证周末的时候在家跟大家在客厅里分享,不管是视频也好,游戏也好,都是跟大家在一起的。

王怡:我因为工作原因不在客厅呆,可能一天十分钟,客厅的电视机基本也不开。

陈琦:创业苦逼,做游戏更苦逼,我基本每天10点钟回家,我已经一年没有看过电视了。我们一直也在想电视的受众是什么人,只有知道受众才知道我们该做什么游戏适合他们。

王乐:你们作为一个创业公司,他作为CP开发商要考虑受众,既然你不是这样的用户,那么你自己觉得中国的用户,首先他们平均每天在客厅和电视机前呆的时间有多长?

陈琦:这方面我没有直接的数据,但是就凭这个猜测,就是大概的一些感官的印象,可能是中老年多一点,他们就是每天在看各种电视。青少年因为受手机、电视的影响会离得远一点,除了是有主机游戏的,每天可能会玩几把,这些基本是固定的群体,不会增长太快也不会减少太快。

王乐:王总你们有估算吗?

王怡:我非常同意陈总讲的,我们对于客厅或者电视的受众一直在犹豫,玩主机游戏的更多的是注重游戏体验,X-BOX这样的游戏可能更适合他,我们现在的开发能力来讲国内厂商还是有差距。第二种受众可能是偏小白的玩家。但是其实我们也没有找到现在好的解决方案。

王乐:明白,现在CP们只能靠猜,因为确实这方面缺乏一些足够的数据支撑,支撑我们进行更详细调研的东西。刚才是两位CP,我觉得你们非常能代表我们游戏行业中广大开发者们的认知程度。

作为平台商你们的数据怎么样,怎么看待这个市场?王总你们也占领了很大的市场。

王翔宇:我是希望今天能跟大家多分享一下,因为中兴九城就是专注做电视游戏的公司,我跟大家分享的是,首先电视游戏是一个平台,不是为某一类人定制的某一类游戏。本身这个平台的硬件和渠道也是在发展的,尤其最近两年像智能电视的普及。我跟大家分享一个数据,市场上智能电视销售份额已经达到整个电视机市场的六成以上,也就是绝大部分市面销售的电视机都有智能化功能。从硬件上来讲,传统直播电视的芯片到现在两核甚至16核智能电视的发展,智能电视也基本达到游戏甚至是互动的基本硬件功能,市场保有量来讲我们认为已经足够支撑电视内容的发展。

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个我个人的想法,大家看最近两年的手游发展非常好,所有的CP都在开发手游的同时,其实我认为手游也面临很大的问题。腾讯的吕总也说中国有8000到1万家游戏开发公司,我们设想有这么大的市场,人有这么多的时间玩这么多丰富内容吗?我产生了一定的想法。

王乐:王总您回答一下这个问题,IPTV时代到底有多少人玩电视游戏,他们每天玩多长时间,玩什么游戏,给你们交过钱吗?

王翔宇:大家现在都希望要干货,我就给大家一个数据,说说我们自己的平台。我们自己的平台在IPTV传统业务上大概超过2000万用户,目前整个市场流水应该是在4000万到5000万。

王乐:什么流水?

王翔宇:电视游戏的收入,不是基于智能平台的,是基于IPTV的。

王乐:我们今天记住九城的数据。展宇你怎么看待这个市场,你们的数据是怎样的?现在在中国的用户是什么样的情况?

展宇:我们一直出体感运动游戏机,我们有一些后台数据的分析。目前来说用户购买量,用户付费比较多的,购买终端的付费行为年龄层是25到35岁,这是购买人群最多的,而且是以都市白领来买的人是最多的。说明他们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追求新的生活方式,而且是有一定消费能力的,这样的话具有非常大的消费潜力空间。

王乐:这个数量你们有多少?目前为止你们预估这个规模会有多大?

展宇:这个基数随着时间增长会越来越多,目前在安卓32位的时候,我们有的时候一个产品要走几百K的样子,在中国。

王乐:它的活跃度能调查得到吗?

展宇:活跃度我们有用户跟踪评论,目前评论的分数是很高的,我们认为对于电视游戏来讲,我们更看重的是关于家庭的部分,电视机是放在客厅里的,所以我们认为电视游戏是最适合家庭娱乐的,所以我也建议大家多往这方面做一些考虑。现在小孩子都挺孤单,我们大人也比较忙,可能就把他丢在一边,全家人一起这样玩的机会其实不是很多,感觉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接入点。

王乐:我为什么问你这样的问题,其实这是互联网公司和传统硬件销售公司最大的思路不同。我们今天的游戏开发者们更关注用户规模,因为有了用户规模才能算出他的体量。另外一个问题,活跃度和消费的指数,小霸王除了你卖游戏机以外,你的软件收入能够在你的财报中有多少的比例是软件的收入?是服务的收入?

展宇:我们公司之前游戏是靠软件跟硬件绑在一起体现价值,现在游戏是可以独立运营的产品,所以我认为这个市场空间还是很大的。因为现在不管是智能电视,还是王总这边的IPTV来讲,其实硬件发展到这个程度来说都是适合游戏软件了。

王乐:还是在早期是吗?

展宇:市场预估来说有上千万以上的用户,我觉得这么大片的空间是这么大片的蓝海,就看大家怎么发掘,我想一个市场的起来还需要大家共同的努力。

王乐:展宇很老道。我们所有游戏开发者们都应该心里有数,因为移动互联网我们面对的用户规模是6到7亿,我这个数是听张鹤总说的。吴总你们是做系统的公司,现在做硬件也很成功,吴总乐视TV你们的数据能不能分享给我们?

吴国祥:我们说电视,其实是说趋势,说电视是老的东西,智能电视还是新的东西,2013年是智能电视元年到现在基本是两年的时间,现在从智能电视的覆盖率上已经超过60%了。什么概念?一年的电视总量应该是四五千万台,60%就是今年能够达到2000万台或者3000万台,包括盒子和游戏厂商,我觉得到明年可能过亿台总量,当然跟手机6-7亿用户比还是比较少,但是我们也看到作为开发者来说在移动端确实竞争已经很激烈了,几千上万个公司都在开发。但是电视市场是蓝海市场,现在电视的收入、活跃度一说大家可能觉得没有信心。但是我们说趋势,这个趋势值不值得在座各位投入,在座各位应该是非常有信心的。

王乐:乐视的趋势是怎样的?今年出货量是2000多万台智能电视,现在市场智能电视总量是多少台?

吴国祥:去年销售1000多万台,加上盒子,今年6000万台没有问题,2015年应该能过亿台。智能电视这块我们就更有必要投入,我能感觉到周围的朋友像我一样主动找你买智能电视,如果把智能电视当成新鲜事物和老电视分开看你就会更有信心一些。

王乐:上亿台的电视。

吴国祥:加上各种智能盒子。

王乐:上亿台电视,游戏活跃打开是怎样的呢?

吴国祥:现在联网的用户超过50%,周活跃度超过30%。

王乐:这是一个干货数据。细的东西你们可以线下交流。我问的也不是为难各位,这也是作为开发者要关注的用户活跃程度和增长趋势,因为有能力做平台和做用户的开发商其实并不多,真正发展用户和建立通道还是要通过在座的平台你们三家的努力,不断把这个硬件生态环境做好,这样我们开发者才能在上面做。因为本身我们做这个公司,其实大家也是为了挣钱嘛,用户太少挣不到钱,最后其实也是枉然嘛。

另外一个问题,我们过去在中国客观的讲不管是因为政策问题还是产业问题,我们没有客厅娱乐,或者客厅游戏机这个产业,这跟欧美不一样。我们为什么今天坐在这里说未来两三年就会有这个行业?到底有什么变化?这个问题我想先请教请教王总,你们经历了IPTV时代又经历了新的时代,怎么看这个问题?

王翔宇:手游的发展跟智能手机的发展是分不开的,智能电视会托起电视游戏的发展。目前IPTV游戏上的大小,存储宝的大小大概在两兆,跟现在的职能硬件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可想未来的发展空间。当年微软跟英特尔软硬件协同发展,加上内容产业链,实际它是完整的生态链,刚才也提到过,我个人觉得现在时机到了。

 

王乐:为什么今天可能会有新的机会?展宇你怎么看?

展宇:电视游戏和手机游戏比较类似,我的第一台手机是诺基亚手机,十几年前的时候,手机屏幕非常小,基本不可能玩什么游戏。其实电视跟手机是类似的,可能以前我们的电视只能收看电视,包括机顶盒可能都只是一些视频的功能,基本看一些直播的功能,而现在随着硬件的发展,我看到今年年底基本上应该都到四核,目前双核逐步都被取代。所以我觉得,我们跑这样的游戏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最早王总做的也是一样,一个容量只有几百K,容量非常小,现在可能论多少G,现在还有带宽的速度也非常快,所以我认为目前智能电视时代已经来临,电视游戏时代已经来临。

王乐:这个听起来小霸王还是蛮有风险的,电视这么强,要你们游戏机干嘛?这是题外话。吴总,刚才两位嘉宾都说了硬件的机会,硬件我们不否认,还有没有其他的原因?

吴国祥:硬件确实已经发展很快,电视可能交互上比手机上复杂一些,但是我们电视上不是追求统一的游戏交付,我觉得可能是根据不同的游戏类型有不同的游戏交互,王总的游戏有专业的手柄,我们的电视也会配摄像头,就是这种设备已经能够玩游戏,基本标配了,达到了可以爆发的时机,已经具备好的。作为平台的支撑条件,像支付也已经OK了,支付很重要,有些是直接在电视上,支付比较简洁方便,这些条件都已经具备了。所以时机来了,可能需要内容,可能需要更好的游戏一起引爆这个行业。

王乐:平台商他们认为硬件的条件成熟了,我可以允许你们来搞了,那么你们两位怎么看?王总你先说,现在PC和移动游戏都崛起了,你怎么看这部分的市场成熟度?

王怡:我觉得硬件不是问题,五到十年前硬件条件是有的,那其他国内厂商也能研发一些硬件条件解决客厅娱乐的需求。这个需求的大小取决于两个:第一个是大家在电视面前停留的时间多长;第二,看大家在电视面前停留的时候,有没有除了看电视节目外其他更多的娱乐需求,把电视机作为泛平台使用。从现在的趋势来看,大家现在在电视面前的停留时间在走下坡路,尽管有很多新的互联网方法方式加强电视的功能,但是说实话大家看电视的核心目的还是看节目,看内容,这方面的需求更强一些。

王乐:视频依然是主流的东西,电视不断进步,核心目的还是为了更快速更方便看到更高质量的视频内容,而不是用来干其他事。

王怡:对,我们现在没有看到好的方法方式把看视频的流量变成游戏的需求。第二,本身还是整个趋势的问题,包括手机、PC端打散了电视面前停留的时间。

王乐:碎片化,手游发展更快是因为满足了碎片化的需求。

王怡:对,看电视能不能代替PC这是它唯一的机会,如果真正能代替PC我们可能会很有兴趣。

王乐:陈总您的观点是怎样的?

陈琦:我同意王总的观点,我们看电视市场,我可能关心第一是操作感适不适合游戏,因为目前手柄是适合重度运动游戏的,那远距离的就是那种感应的,就是适合削水果的游戏,现在市面上比较多的游戏,比如说《连连看》游戏、《糖果传奇》这样的游戏在电视上怎么体现,那可能还不是一个很成熟的方案。另外一个,在PC跟手机端从开发者角度我关心几个事情:第一是用户的回头率,PC端和手机端我们有一个东西要推送,手机端不用说了,可以提示用户回来,PC有很多平台也提供类似的推送。但是电视端就没有,推送是很大的问题,留存度就是很大的问题,这是不确定的。另外就是应用场景是什么样的?我自己看到两个应用场景可能在电视端会比较主流,一个是一个大屏幕一堆人一起玩游戏,这是手机端比较难实现的。第二就是跟电视端没有关系,现在很多手机和平板可以投影到电视上。

王乐:平台方跟开发商存在观念上的差异,平台方当然更希望你们开发者把《魔兽世界》也转上去,把流行的农场也转移过去,但是对于开发者而言他们关心的电视机前的时间,电视机无法移动,用户的反馈我们目前也看不到,你们怎么看待开发商提出的质疑,你们觉得除了硬件以外你们能够满足他们对软件的质疑吗?因为你要服务开发者,这些问题他们提出来你就得解决。

吴国祥:引爆这个行业确实是需要有好的内容进来,我们要看为什么没有好的游戏。比如移动端比较成熟的游戏拿过来看,这种游戏在电视上也能玩,但是不是为电视量身定制的,它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放弃手机端去电视上玩。电视的大屏幕、多人交互,这类型的游戏也可以进去,就是内容和平台需要不断的尝试和紧密合作。

王乐:要解决陈总说的场景问题。但是王总提到的问题如何解决,他们很谨慎,你们不解决这些问题,他们很难立项,时长问题,占比问题。比如乐视TV主要是看视频。

吴国祥:对,用户也是需要引导的,这是第一。第二,中国的用户量足够大,电视端游戏的群体一定是存在的,所以CP一定要放心,不是说大家都看电视都看视频就没有人玩游戏,这个人群是绝对存在的,但是需要好的内容引导。

王乐:展宇你有没有这方面的数据,我们用户在电视机面前他的一些时长逐渐下降的问题,碎片化的问题,以及占比的问题?

展宇:我认为电视作为非常好的展示屏,它可以给我们展示出非常好的效果,我觉得这是会超越手机的。还有我们这块也会尽量帮助我们的各个开发者和CP,来打通用户体验的这部分。电视端目前输入存在不是很统一的问题,体感的手柄等等也是为了带给大家更好的体验,而不是拿传统遥控器玩游戏,甚至除了体感手柄之外我们还有更多的适合大家使用的设备,这些也是为了留住用户,给用户的体验好了他才会停留下来,这块也是我们一直在努力的方向。也希望能够给大家带来更好的体验,也帮助CP有更好的发挥。

王乐:谢谢展宇,希望你们在开发者SDK的部分投入一定的注意力,多关注我们的开发者。你说的这个在于用户端,在于开发端和客户端,这部分从硬件公司转型做产业链的生态链的制造公司,可能还是需要更多的摸索的过程,这是一个阶段。王总你离他们俩最近,他俩提的问题你是怎么看的?IPTV还是看视频的多。

王翔宇:电视游戏不是新的产业,欧美市场电视游戏的整体收入是超过手游跟网游的,美国是50%的游戏市场。

王乐:我们探讨目前在中国你有没有数据支撑他们关心的这几个问题,一个是操控的问题,这是陈总的。王总比较关心时长的问题,活跃度的问题,你们现在IPTV中游戏的时长能占TV时长的比例是怎样的?

王翔宇:我们出了第一台安卓主机,分享下我们的数据。我们比较特殊,我们是为游戏而生,我们是专门的游戏机,我们的数据不具有大中型,不具有智能电视普通的数据,但是我们活跃度非常高。我们周视频活跃度达到60%以上,游戏活跃度达到30%以上,在我们的盒子里面,大概是这样的情况。两周之前,我们唯一盒子里面已经带支付,我们9款游戏两周之前开始付费,目前付费活跃还是比较好的,但是还是缺乏内容。我也反对一下,大家说电视已死,但是大家看好声音收视率最高达到5%。

王乐:我们移动互联网行业,为什么迎来了发展?苹果2008年最伟大的创新不在于制造了一个触摸屏的手机,关键是它树立了APPSTORE的生态链。今天我们的产业相对稚嫩,大家探讨各自关心的问题,并不是开发者不愿意或者说忽视任何市场,也不是硬件制造公司和平台方他们不愿意,其实他们非常渴求更好的内容加入,但是我认为双方应该把商业规则制定清楚。我们的硬件开发者有信念有激情有想法,但是应该把这个信念借助理性规则和开发商携手做大。今天的开发者有很多教训,转型做家庭娱乐的游戏公司历史上曾经有多个,但是折戟沉沙的也有很多,如果产业链不能一条心把规则制定清楚,我们的明天肯定还是像今天这样混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