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GDC颠峰对话:开发者、开发商、开发平台之间的闭环生态

9月25日,第三届全球移动游戏开发者大会(GMGDC)在成都世纪城国际会议中心继续召开,移动游戏的开发者、开发商、开发平台组成了一个生态圈,无论从初创还是到后期运营,三者之间存在密不可分的联系,平台怎么协助开发者,开发者怎么为平台带来收益,17173媒体群总经理赵佳作为主持人和天上友嘉CEO何啸威,魔方在线副总裁曹波,Testin云测 COO戴亦斌,MobPartner销售副总裁曾晨,亚马逊AWS中国创业孵化和大学合作部负责人熊岳达齐聚GMGDC开启巅峰对话,就以上这些问题展开探讨。

巅峰对话:开发者、开发商、开发平台之间的闭环生态

以下是对话实录:

赵佳:大家好,我是17173的赵佳。我们今天想讨论的是开发者跟我们扶持开发者,包括扶持开发者的游戏在后期运营过程当中所提供的这些技术,还有跟我们的服务最相关的这些平台的环节,我们是怎么样去打造这样的一个共生关系的,先请各位在座嘉宾简单自我介绍一下。

何啸威:我们是一家成都本地的游戏公司,叫天上友嘉,我们在成都是一家比较老的公司,我们在手游行业是新公司,我们今年才推出新产品《星座女神》。

曹波:我来自魔方在线,也是成都本地企业,我们经历也类似,魔方在线有六年端游研发经验,我们最近开始全面转向手游,有多款手游布局,我们也在从事发行业务。

赵佳:看得出来前两位是主办方安排的正方辩友,那边是反方的辩友。魔方和天上友嘉这两个公司都有一个特点,在这个领域做的时间不短了,从其他的游戏类型开始一直做技术积累,包括用户的研究,然后到做手游的阶段,这两位应该比较有发言权的,反方的三位辩友介绍一下自己。

戴亦斌:大家好,我是来自Testin的戴亦斌,我们成立开始一直在做一件事,就是为开发者服务,我们服务就是在游戏后期,比如质量检测,这是我们提供的主要服务,这两位都是我们的资深用户,我们后期也将一如既往为游戏开发商和开发者提供测试服务,谢谢大家!

曾晨:大家好,我是来自MobPartner,是法国的一家网盟,公司成立于2007年,我们在巴黎、伦敦、波士顿、北京都有办公室,流量全球都有,我们的业务主要是帮助移动APP开发商获取用户,在中国我们帮助一些游戏厂商或者APP开发商获取海外用户,我们也帮助移动开发者通过广告变现,这是我们的主要业务,谢谢大家!

熊岳达:大家好,我是来自亚马逊的熊岳达,我们不只是一家美国公司,我们是全球公司,为全球提供云服务,开发商和运营商都是我们的服务对象。

赵佳:我们进入正式对话阶段。既然是对开发者助力,两位开发者在你们开始的研发过程中,你们觉得为你们提供增值服务的第三方在哪些点上面对你们的帮助较大?哪些第三方服务对我们是有价值的,我们怎么看待?

何啸威:我们现在特指的是手游开发,为什么叫行业,就是要工业化,生产成本也在逐步提高,开发引擎是用第三方的。接下来是美术,因为每个公司美术的开发是像洪水一样,量不是持续的,突增突减。我们从页游做到手机时代,手机的测试问题尤其严重,页游的浏览器在说兼容,但是和手游是不可同日而语的,这也是开发环节当中特别需要行业进一步分化和分工。

曹波:何总刚才做了一些阐述,我想说的是,对于真正想能够快速出高品质手游的CP里讲,第三方工具如何好的使用它,或者如何积极使用对我们有非常大的帮助。我觉得对于我们现在大多数的开发者来讲,应该更多的把注意力专注到游戏的核心玩法和游戏品质,比如兼容适配、数据统计,还有SDK接入、测试、云服务这种公司,我们交给专业第三方平台做,可以让注意力更加专注,专注在游戏开发的核心部分,这样比较能够出高品质的产品,我们是这样认为的。

赵佳:刚才两位提到从引擎开始到美术,由于工作量有的时候并不是很定的,这个对于我们招聘员工做团队可能忙时和闲时的东西很难管理,再到测试,由于测试本身的环境复杂性,包括成本等等了,包括云服务,包括到后期,我们希望能够接入一些更好的运营等等这一系列的东西。刚才曹总说到一个大家需要关注的,我们的CP想要把我们的精力和专注力发挥在产品本身上面。作为专业人士,针对CP大家服务的过程当中有什么服务的点?比如CP提到需要这些东西,不想在其他方面耗费精力。那针对这样的需求,就我们现在的服务来讲,我们有没有针对手游开发者提出服务?

戴亦斌:我们一直崇尚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测试这个领域,Testin希望发挥自己的专业能力,具体到手游来讲,我们今年做了两个非常重要的投资,我们上线了两个非常重要的服务。其中一个服务是众包的服务,它解决的是玩家和游戏匹配的问题,比如游戏出来之后在上线之前我们希望听到真实玩家的体验,我们众包策略平台就提供这个服务,包括压力测试,其他的功能测试也可以做。

赵佳:是说把真正的玩家引进来,然后在测试环境下帮游戏找不足的点?

戴亦斌:对。因为有些东西自动化不是万能的,还是得人进来才能看出来,这也是我们今年重要的举措。第二,我们今年推出了一个质量管家的服务,像刚才您说的,我们服务放在面前,我们很方便的使用,我们这个服务就有专业的服务人员,我们开发者只要把APP提交到我们这里来,剩下的就全部由我们来做,包括机器的测试,包括体验测试,还有其他的一些测试,最后我们呈现的是专业的报告,开发者拿到这个报告以后就可以去看自己的问题。

赵佳:针对性的对自己的游戏进行改进。

戴亦斌:对,这个我们年初已经上线了。

赵佳:这个怎么收费呢?

戴亦斌:云服务都是按需使用,按需付费,这个比我们自己建团队要节约很多成本。至于具体的,我们可以根据需要或者使用的服务来看具体的费用,但是一定比你们自己干要便宜。

赵佳:刚才戴总提到用户服务这块,运营在整个生态链里面是离用户最近的一块,我们除了希望把游戏推到我们的用户面前,其实我们也希望我们能从这里面获得一些用户的反馈,我们也希望我们整个的推广能够更好的性价比不断提升。这块的话MobPartner有什么新的举措呢?

曾晨:作为一个广告平台,我们对手游开发者的帮助,一个是帮助获取新的用户,二是通过广告变现。首先说一点,不是所有的手游都适合付费推广,也不是说所有的手游都适合通过广告变现。

赵佳:这点很重要,我想要多问您一句,您觉得就我们现在整个业务状况,从我们现在的观察来看,您觉得像MobPartner来说什么样的手游您觉得是在我们这个平台上可以获益最大的?

曾晨:简单的说如果RP值高,相对来说DAU低一些的都可以通过付费来推广。反过来,如果RP值低,但是DAU很高的其实适合通过广告变现。回到刚才的问题,作为广告平台,我们在中间起的是桥梁的作用,我们一方面是帮助开发者通过找到合适的广告最大化流量的价值,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帮助广告主找到合适它的流量最大化它的价值。这里面也有很多信息不对称,比如我们知道有多少激活,多少转化率,但是有很多数据,比如次日留存、付费率,如果通过这些给我们更多的反馈,我们可以做到更好的更精准的投放。所以我们现在发现,就是说从广告主的角度来说,效果最好的广告就是双方沟通最密切的那种广告。同样对于开发者那边来说,收入最大的开发者也是跟广告平台沟通最密切的开发者,因为他们会问广告主对我的反馈是什么样的,有没有付费率什么样的,他们通过这些信息也会不断优化他的流量,简单讲是这样的。

赵佳:张总提到了一点,就是在第三方服务的过程当中,其实我们的开发方跟我们第三方沟通很重要,需要密切的沟通。我相信每个研发人员来讲,其实自己研发的手游都是自己的孩子,我都希望我的手游能够更好,不管是从经营的结果还是从数据上面,大家知道有让手游更好的事情都会去做,我相信CP绝对对自己的孩子是没有二话的。第三方之所以没有沟通清楚,或者之所以不知道还有一个这么好的服务,我没有享受到这种形式,一定是我们跟第三方合作的过程当中多多少少有一些问题,我们可以先思考一下。你们思考的过程当中,我们先来听听亚马逊针对手游开发者有什么新的服务和有特色的服务能够分享给我们大家。

熊岳达:我特别赞同何总和曹总提出来的,他们也是我们典型的用户,我们也是在解决他们提到的几个问题。第一就是解决成本的问题,第二是时间。云服务在整个开发的早期,如果你不需要服务器存储软件,你可以很低的成本,或者很低的门槛就可以开发你的游戏,这是第一。第二,实际上节约了很多的时间,我们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时代里边,我们很多好的移动游戏公司,无论是基于成功的,还是基于其它的,它可能服务的是全世界的用户,我们提供了全球云的服务,可以帮助我们云游戏的客户,可以很快的在全球去部署,可以实现分钟级的部署帮助游戏公司获得全球的用户。昨天跟FunPlus的陈琦聊,他通过我们的平台获得了全球的用户,也缩短了他投放的时间。另一方面来讲也避免了游戏公司的风险,我们知道游戏是生命周期相对来讲比较短的,但是短的时间用户的爆发很激烈,这就意味着对于游戏运营过程中,我们要考虑我的未来获得用户是一千万、两千万还是五千万,这个过程中,我们做评估的时候,你考虑自建基础设施就会有很大的风险。如果我们只是一千万的用户,我们购买五千万的基础设施,这是巨大的成本浪费,如果出现不好的效果那可能更是致命的。AWS其实提供了非常大的资源池,可以完全满足用户在全球任何地方弹性的需求。

赵佳:MobPartner和亚马逊这样的第三方介入给了中国手游开发者站在了与世界同步起跑线的机会,有一点也是比较欣喜的,这样完善的生态链里面,我们看到中国手游在整个行业发展历史上第一次是跟世界整个手游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中国比世界很多先进研发公司的步调要慢,所以这个我也代表我们的CP感谢把产品带出国门,给我们这个机会快速建立全球机会的第三方供应商。刚才的问题两位思考得差不多了,何总先来。

何啸威:赵总很体贴给我们预留了一个思考的问题,我谈一点个人的感悟。使用第三方服务的过程中,大家可能觉得第一是成本,其实我真觉得不是成本。企业高层,对于我们开发公司来讲,在座的开发公司都有这个体会,游戏行业的开发就像采珍珠,猛扎下去捞到一个珍珠就可以吃三年,捞不到就有很大的风险。我们具体做项目的执行人员当中,他们关心的很多时候是他固有的工作习惯,对他来说使用第三方服务带来了不确定性。使用云服务有一些不确定性,他们可能觉得企业高层站着说话不腰疼,根本不了解工作的情况,包括服务器都有这个情况,比如运维人员,那台服务既是我的,权限在我的手上,确定性带来的便利会大于你使用第三方服务的不确定性。我们总会有对第三方的质疑,打破以前的工作形态会有阻力,这是我们公司引入第三方服务我个人的感受。我觉得其实我们还是打开大门很欢迎的,但是关键是要改变我们已有的工作习惯。

赵佳:对于我们公司高层和具体员工来说处在不同的决策场景下面,他其实对于利益判断的角度是不同的,我可希望我们把精力放在研发商,他可能是觉得你破坏了我原有的流程,甚至让我对我工作结果的保证产生了质疑。曹总这边怎么看呢?

曹波:何总讲的我也有所认同。我这里讲另外一个问题,第三方平台有没有发现一些规律,中小开发者和初创开发者特别喜欢使用第三方服务。为什么?因为第三方服务可能提供几次免费的机会,大家处于成本的考虑上来之后会首先考虑使用,比如第三方SDK,数据统计的工具,接入的原因是因为中小开发者可能不太具备开发能力,没有支撑的程序人员或者相应的配置。所以他会选择说我就用第三方的,这个时候他其实是比较欢迎和接受第三方的工具。对于现在成规模的开发商,有技术能力也有条件做这方面支撑配置的这种公司,我觉得可能其实像何总刚才提到的这个问题就特别容易出现,我觉得对于第三方平台服务提供者来讲必须要思考跟中型及中型以上开发公司的对接。

戴亦斌:我特别有感触,何总和曹总说到的问题,我们企业高层经常听到的是一个概念,但是下面干活的是测试主管,他们的感受可能会决定企业最终采用这个服务的条件或判断。我们Testin现在的做法,我们提供质量管家的服务,尽量减少大家使用我们服务的门槛。还有我们针对大型的CP,我们跟蜂巢也有合作,我们会提供API接口,把我们的服务嵌入进去。原来该怎么做还怎么做,到这个环节也在他那个体系里面了,实际上我们就隐身在后面,我们就提供这个能力,他测试完了之后报告也会回到他的系统上,这个跟CP开发环节无缝连接,这是我们一直在做的,我们也希望通过不断提升服务能力和服务水平来满足CP的各种需求。

赵佳:我们也有用亚马逊海外的服务器,我们17173海外的服务器是搭载在亚马逊那里的,之前的端游、页游时代,17173也是为大家在服务,所以我们有一个点可以承接一下。刚才戴总也提到了怎么让你的第三方服务真正进入对方的流程当中,这可能是一个核心。这个流程可能包括几个方面,首先它在运作这件事情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自然触发的就是要在这个点上使用第三方服务。另外就是各种相关的资源,包括审批流都是围绕这个方式做的,如果第三方服务真的能够嵌入进去做到这一点,很多的问题可能是能解决的。对于第三方来说能够实现这个目标是一个不能算短的过程,需要第三方为我们的CP着想,知道人家的工作是什么样的,工作习惯怎么样,现在有哪些问题,我怎么才能够让它自然而然考虑到我们。我们之前端游做市场的时候几乎必定考虑17173怎么宣传,这已经潜入运营人员的血液里,他不会说以前我怎么干,现在你让我这么干而不爽。我想问一下曾总,我们服务的过程当中对于CP来讲,他们有的是可以通过广告的形式变现,有的因为RP值高,所以能付费推广。他们的这些决策点可能在各公司都是不一样的,在我们MobPartner的里面,我们希望在什么时间点对于我们的CP来说,我们认为MobPartner可以考虑进去,我们怎么接入他们的市场运营,包括他们的变现以及推广的流程当中?

曾晨:无论变现还是推广,市场上有很多渠道做,比如Facebook、DSP,我认为每种渠道都有自己的价值,一般来讲手游都有一个推广方案,刚开始可能需要冲榜,后期需要成本控制等等,每个阶段不同形势都会给广告主不同的帮助,要看你对自己的广告形式有多少了解,你对哪个阶段能给他多少帮助是知道的。曹总刚才说当公司规模大了之后我是不是可以自己做而不是用第三方做。补充一点,第三方未来可能更多的是做大数据的挖掘,比如我做推广,广告主可以自己做规划,但是广告主的游戏可能比较有限。但是作为广告平台,我们接触的广告主很多,我知道跟你推类型的广告大概是怎么来推的,哪些流量适合你投,我可以把这些数据Share你推广的过程当中。比如我可能接一两百家游戏的推广,这些经验我可以通过第三方的平台Share给更多的广告主。

赵佳:大数据后面是更精准,精准带来的是省钱、省时间、省精力?

曾晨:对。

赵佳:大的开发商和小的开发商可能自己的能力是不同的,我们管理层跟下面的执行层也有不同视角的,亚马逊这边有什么经验?

熊岳达:我们强调客户至上,但是我们也强调生态系统的建设,刚才何总和曹总提到的问题是真的存在的,比如一些游戏公司,因为他改变了传统的运营方式,原来要那么多的团队运营,现在可能只要几个人,这可能触碰了一部分运营人的饭碗。这个某种程度上讲,我们是另一个方向思考,我们服务一家企业的时候,我们也希望企业的员工也能获得好处获得多赢,我们除了产生这个挑战之外。我们也给这些运营的人员一个机会,什么机会呢?我们不只是服务客户,我们也希望给运营团队更多新的知识的分享,让他们接触全球最好的云服务。我们也推广一些认证的课程,这样我们让原来成为一种抵触的心理变成接受,从原来的挑战变成一个机会。我们看到全世界有那么多企业在用AWS云服务,如果中国的运维人员可以通过我们顶级的认证,某种程度上你可以通过这个认证获得更多找工作的机会。

赵佳:就是说把大家从最基础的底层服务解放出来,反而有更多接触更好工作的机会。

熊岳达:不同价值端我们都提供好的服务。

赵佳:这是一个好的办法,很多第三方都可以向您学习,您可以提供给更多的操作人员机会,包括国际化的视角,哪怕他们处理不同问题的经验。我们用第三方服务优势也好,劣势也好,之前有一个稍微敏感的话题,曾总说我们可以提供大数据,我们其实可以帮你优化你的东西,能不能帮两位CP提出一个问题,我们有没有数据泄露的风险?我的数据安不安全,你会不会把我的用户数据或者推广数据分享给其他人?

曾晨:广告推广来说,比如这个推广是一个卡牌游戏,我可以看流量里面之前推广哪些卡牌游戏适合他,我们去推广。我们不会泄露单个广告的数据,绝大部分平台来说,现在无论是安卓还是iOS其实对于数据的隐私都是保护得比较严的。我们更多的是挖掘这个流量背后的人是谁,这个流量背后的人是男的女的,他的大概的学历还是他收入情况也好,这是大数据分析的结果。比如我有针对男性和女性游戏投放的时候,我能更精准的投放。

赵佳:所以是在属性层面的,而不是在游戏单个层面的,是这意思吧?

曾晨:对。

熊岳达:AWS是在整个技术层面实现信息的安全,比如有些密钥在用户端,我们通过技术和管理和运营的方式保证整个信息的安全。

戴亦斌:我们是做的黑盒测试,所以不存在这个问题。

赵佳:好的,那请CP把心放到肚子里,我们还是要看到第三方服务为整个产业带来的好处,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也希望在第三方专业服务下面,我们的CP把更多的精力关注到用户身上,为用户带来更多更好的游戏,谢谢大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