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颠覆就是简单化、感性力、微观力

zhy颠覆我觉得有这么几点内容。

第一点,所有的颠覆都是从人性的角度去颠覆。有太多创业者喜欢谈理论,谈概念,希望听那种成功的创业者分享一些故事。但是用户不会因为这个而选择你的产品,用户永远相信的是你给他创造什么价值。在今天的颠覆里面,我们能杀进去的都是别人正在做的事情,但是颠覆把这件事情换一种方式来做。

这里边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方式是简单而极致的用户体验。说得通俗点就是你让用户用你的产品时,和别人相比觉得特别简单、特别方便。用户选择我们的产品,其实很简单,就是不要让他去思考,所以你把很多东西做得简单,就是一个趋势,就像苹果一样,大家说它这么成功、那么成功,我举一个例子,你给3岁的孩子一个iPad,你再给他一台电脑,他用哪个设备?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其实苹果的用户体验简单到极致。如果发现大家在用一些产品的时候,还有很多磕磕绊绊,还有很多痛点,还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你能把它做到简单方便,你就有可能会产生一个颠覆性的创新,而颠覆的本质实际上是大家不愿意多动脑子。

第二种方式用大实话来讲,商业模式的颠覆就是把很贵的东西,想办法把它的成本降低,或者把别人收费的东西变成免费。360杀毒就是一个商业模式的颠覆,包括微信对运营商的颠覆,不就是把大家常用的收费的短信和彩信,不仅把它变得更方便了,同时也变成彻底的免费。你要从人性的角度想,为什么免费的力量有这么大?本质上人们都爱占便宜。佛法中讲贪嗔痴,不光中国人爱占便宜,美国人民更爱便宜,最早的团购网站是从美国起来的,他们为了能到餐馆吃到打折的大餐也很踊跃。

第二点,颠覆力量应该源自于产品力,而不是概念力。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国内的创业者,上来给我讲概念,甚至讲宏观世界形势,其实你们都是被类似这种年会、杂志,被类似的评价家忽悠。他们都会登一些成功的案例,然后把它上升到一个理论的高度,大家听着特别有道理。相反,所有的颠覆无论你有多么宏大的想法,都源自于一个在针尖上能聚集的力量,都源自于一个产品的突破。包括我参加很多创业比赛的时候,很多人就5分钟的时间,洋洋洒洒讲了4分半,我还不知道他要说什么。所以首先要颠覆,你先说你做出来的是什么产品,可能你看不到它未来的大意,也不一定能预言说它未来赚多少钱,但是你要是说服在场的观众和投资人,让他们都觉得这是一个我自己都需要的产品,那么你可能就突破了这一点。

第三点,真正的颠覆来自于感性力,而不是来自于理性力。很多创业者特别理性地给你做市场的分析、做营销的分析、做用户的分析,你看完了他通篇的商业计划,会觉得分析得很好,很多这种大的企业高管出来创业往往也会做出这样一个创业的计划,但是他少了什么呢?他少了真正对市场贴近的观察。

中国有很多草根创业者,比如说最早做91的这帮人,他们可能没有这么多理性的分析,他们只是对市场和用户有一个非常感性的认识,他对用户有一个近距离的观察。比如说很多人买了苹果,他不会安装系统,这个时候需要盗版免费的应用,然后我们91里面有,所以当年像hao123也是一样,你怎么做理性分析?所以我劝很多创业者,与其做这种理性的分析,不如多到网吧去,今天你就找很多民工,他们在那儿按,你就看一下。很多人在机场候机的时候,你真的认真地去观察,你会发现在现实中还是有很多的机会,这种机会也是产生颠覆的灵感。

第四点,颠覆要的是微观力,而不是平台力。为什么这样说?很多创业者一出来就说我要做平台,平台是产生不了颠覆的,大公司也不是做平台,只是因为大公司把规模做大了,自然就变成了一个平台。而对我们没有资源、比较苦的创业者来讲,我们不会去做平台,所以真正的颠覆力来自于微观的地方,把你的资源聚焦在一起。我们经常讲做得简单也好,做得便宜也好,最重要的是极致,所以有时候从单点突破才能形成颠覆。我给大家推荐一本书,这本书写定位和再定位,有两个翻译,一个叫《商战》,一个叫《营销战》。这本书总结出,颠覆力不在主流热门市场,颠覆力实际上是在边缘。他举了历史上很多例子,比如说诺曼底登陆,盟军从来不是在德国防守最严密的地方去强攻,他是选敌人想不到的地方去攻破。干那些巨头看了不屑一顾的事情,或者巨头根本看不懂的事情。俞永福当年做UC的时候,或者胡泽民他们做91的时候,其实能够做到今天是因为巨头给了三五年成长的时间。如果今天你再去做,巨头立马就反应过来了,就是把俞永福、雷军绑在一块,也做不成。

所以我们作为创业者要有一种坐冷板凳的精神,更多的时间应该猫起来和小白泡在一起,琢磨琢磨他们有什么感性的需求。3年之后等你再亮相的时候,你会发现巨头看不懂你,等他终于看明白了,已经望尘莫及了。

Tags

Related post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