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游戏虚假繁荣之后:大幅裁员拖欠结款

曾经因刷榜而被业内同行诟病的人人游戏,最终走到了失控的境地。在被逼无奈放弃刷榜之后,人人游戏业绩上的“虚假繁荣”难以为继,营收增速随之放缓甚至出现负增长。而上周二开始,一场波及面据称达到50%的裁员工程在人人游戏酝酿发生。与此同时,不少与人人签订代理协议的游戏内容提供商组成了维权联盟,试图集体向人人游戏讨回被拖欠的合作款项。rr

曾经被人人集团CEO陈一舟点名要“加速分拆上市”的人人游戏,何以至此?

裁员大幕开启

上周二,人人游戏员工电脑上的QQ等通讯软件无法登录。周三,不少员工陆续接到人力资源部门的裁员通知,并在人人游戏办公楼五层的专门会议室里与HR一一面谈。

人人游戏的裁员大幕就这样开启了。今年一季度,人人游戏的员工规模还在700人左右。而据人人游戏员工N透露,尽管人资部门未公布此轮具体的裁员比例,但预估幅度可能接近50%。“裁员通知由人资部门直接通知到每个员工,有些项目组全部被裁掉,大部分的都是裁50%-60%。”

根据N的观察,人人游戏大约60人的游戏联运小组被整体裁撤。而游戏运营部门则将新项目组保留,老项目组基本全部裁掉。美术和制作等部门裁员比例大概在50%左右。也有接近人人游戏的消息人士称,人人游戏此轮裁员计划将原先五个办公楼层的员工裁减到两层。

“公司整个Q3的情况都不是很好,之前也有传闻说要裁员,这周三是真的开始了。”N说道。

主导这一轮裁员的,是刚刚接手人人游戏的人人集团COO刘健。人人游戏原本的CEO为何川,但何川在裁员前夕向全体员工发送邮件称,自己因病无法接触电脑和手机等设备,将休假静养。据N回忆,刘健上周二作为人人游戏的新负责人曾在公司出现,周三裁员就开始了。

有媒体就此事致电一位被裁的人人游戏总监级别员工,但对方拒绝对此事置评。人人游戏官方尚未对此事进行回应。

合作商组团追欠款

与人人游戏员工一样焦虑的还有人人游戏的游戏内容合作商们。为了要回被人人游戏拖欠的合作款,近10家游戏厂商的代表甚至联合成了一个维权群,准备集体要回自己的“救命钱”。

曾庆龙是大连赤犬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始人,手下拥有一个十几人的团队。今年7月,他的团队开发出了手游《愤怒的蔬菜》(后改名为《天天爱蔬菜》)并准备在国内三大运营商的平台上进行发行推广。但谈判中途,考虑到结款的速度和各方诚意,曾庆龙最终将游戏安卓版的独家代理权卖给了人人游戏。

这个决定却几乎将曾庆龙刚创立起来的公司置于绝境。根据双方签订的合同,人人游戏需要在分成比例之外,首先付给赤犬科技三万元的预付款。付款的期限是赤犬科技提供等额发票后的15个工作日内。

但曾庆龙索要这三万元的过程却无比艰辛。曾庆龙称,《愤怒的蔬菜》在8月底上线,但不久后他就无法联系上与他对接的人人游戏商务人员。无奈之下他只能拨打人人游戏总机进行联系,但遭到的永远是搪塞和推脱。

“那时候满世界地找人人游戏的联系人,10月的时候,终于有一个好心的商务接手了我这个事情。”曾庆龙以为转机出现了,但当他按照对方要求把三万元的发票寄给人人游戏后,对方承诺的预付款仍旧没有到位。

就在上周四,人人游戏的商务告诉曾庆龙,双方的合作将要结束,人人游戏需要把游戏“退”给赤犬科技。这让曾庆龙大为恼火:“预付款没有,单方面违约也没有赔偿,公司说垮可能就真跨了。”他表示,创业阶段公司的运营很艰难,原本希望借着这款游戏“至少先活下去”,却没想到遭遇这种问题。

为了维持公司运转,曾庆龙只能以个人名义去借钱:“我可以苛刻地对待自己,但不能亏待自己创业的兄弟。”

另一家深圳手游开发公司“一点通”的经历与赤兔科技基本相同。在曾庆龙发起的维权群中,大部分公司与人人游戏的未结算款项在3-10万之间。但就是这区区的几万块钱,追讨之难超乎这些创业者的想象。

失控

2012年7月,被人人集团寄予“独立上市”厚望的人人游戏从集团分拆,办公地点也从原先的人人总部北京静安中心搬到了位于酒仙桥的国投创意产业园。在那之后,人人游戏的营收以同比100%以上的增速增长,成为人人集团旗下几乎唯一的亮点。

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人游戏真的成了人人集团的优质资产。人人游戏营收猛涨的同时,指责其刷榜的骂名也铺天盖地。2012年年底,人人游戏刷榜几乎成了游戏行业公开的秘密。由于刷榜猖狂,苹果(520.56, 8.07, 1.57%)App Store游戏类目前十位曾经有九款来自人人游戏。

上述提到的员工N透露,人人游戏刷榜的最高峰在去年四季度,市场部旗下有专门的人员来对外联系刷榜公司。去年12月中旬,人人游戏因为刷榜而被苹果公司下架了所有的游戏产品。也正是因为这一重大打击,人人游戏在今年一月份放弃了刷榜推广手段。

也就是从今年开始,人人游戏的营收增速开始放缓,甚至出现负增长。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人人游戏营收为267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52.9%——这一同比增速远低于2012年四季度的117%。而到了二季度,人人游戏净营收为2280万美元,同比增幅仅1.4%,环比则下降了14.6%。

曾经让人人集团CEO陈一舟和管理层们引以为豪的人人游戏业绩增速,如今看来更像是刷榜刷出来的“虚假繁荣”。有人人游戏前员工向新浪科技爆料称,人人游戏在去年还曾经通过“换皮”方式重复上传同一款游戏,以此来维持游戏的下载量和新增用户数。所谓“换皮”,是指仅仅更换某款游戏的名字、图标和公司签名等信息,不对游戏本身内容做修改,借此伪装成一款新游戏上传至应用商店。

上述说法得到了员工N的证实。据N介绍,在遭苹果下架之时,人人游戏还通过更换上传账号的方式将被下架的游戏再度上传。

“人人自危”

人人游戏的失控,与人人集团的没落紧密相连。

有投资人士Z对媒体表示,人人游戏在平台、运营和研发能力上无一擅长,而这三者恰恰是游戏作品成功的关键。人人网时代,人人游戏的优势在于社交平台,在社交游戏的大潮中找到了生财之道。如今人人网活跃度和影响力严重下滑,平台优势丧失殆尽。

Z认为,过度以来刷榜也反映出人人游戏的运营能力极弱,无法通过正常途径和较低成本来推广游戏。而人人游戏旗下游戏数量繁多,却没有一款能够达到类似《捕鱼达人》、《我叫MT》那样的流行程度,也说明人人游戏并没有研发能力上的优势。

“人人网原先的平台优势曾经掩盖了人人游戏在这两方面的不足。”在Z看来,人人游戏只有在这三个方面找到突破,才可能化解目前的危机。“但以人人集团的近况来看,在任何一个方面找到合适的人都很难。”

Z所说的“近况”,包括人人集团近一两个月已有多位核心业务负责人离职。新浪科技获悉,人人集团“四号人物”,负责市场营销的CMO江志强近期已从人人离职。江志强2008年加盟千橡互动集团,担任CMO一职。10月底,人人网副总裁兼无线总经理吴疆离职。无线事业部是人人今年1月刚分拆成立的部门,吴疆直接向陈一舟汇报,这种安排也显示出人人重心向移动端迁移的决心。

2011年5月人人上市之时,市值曾一度接近80亿美元。两年多的时间过后,这个曾经的中国社交概念第一股,市值仅剩12亿美元。逐渐式微的业务,已经让人人在资本市场没有故事可讲。唯一还能挑起大众神经的,或许只剩“人人出售”的传闻。(新浪科技)

Related post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