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有人吃顿饭就游说我卖公司 我只想做大蓝港

1382945337417

VOG记者报道 10月26日,GMGC秘书长宋炜应邀参加了由腾讯主办的主题为《小手游 大玄机——凭什么让你沉迷》的产品家沙龙活动。演讲嘉宾之一的蓝港在线CEO王峰透露了被游说卖公司的前前后后。

蓝港年底将放新游戏《神之刃》

在产品家沙龙上,蓝港在线创始人、总裁 —— 王峰首先放了个宣传片,他透露,蓝港在年底可能会放第二款游戏,这个游戏内部定的名字叫《神之刃》。王峰说,险些把它定位成《荣誉之剑》,因为内部这帮人受《王者之剑》的成功之后,有这么一种气场,干脆一口做三个剑,《王者之剑》、《苍穹之剑》、《荣誉之剑》,这个游戏的视角是3D的,但是它战斗是回合制。

王峰说,早晨在看这款游戏,觉得是有机会能够成为一款大作的,心里面想赌这一把,就是《王者之剑》、《苍穹之剑》和《神之刃》三款游戏能够连成,但是这几乎又是不可能的。可是你做游戏做这么多年,总觉得心里不甘心。

现场喷段子:找我吃顿饭就游说我卖公司

逮住王峰,就逃不掉“卖蓝港”的问题。王峰讲了个段子:在两三个月前,业内盛传蓝港要把公司卖了,吴刚那时候在CJ期间,还给他发了一个短信,“我挺在意吴刚那条短信的,大体就是说是恭喜你,我说恭喜个屁,我还没想卖呢?他说我也能理解你,卖了也是好。

当然吴刚可能怕我心里不舒服,又发了一条短信,说不卖也有不卖的好处……”

王峰还现场透露了有投资人找他吃顿饭,就游说他卖公司的事。“那段时间业内盛传我要卖,大概在16亿左右人民币,我的投资人觉得卖了不错。我第一次见面,人家说王峰你卖给我吧,我说你吃饭就为了买我公司吗?就给我开了一个价钱,开了一个12、13亿,后来磨来磨去,可能还有一个高估值,我第一次的时候其实是没有想到卖公司的,就是我完全没想过,尽管上半年有好多公司在卖,也有人说你不卖吗?做这么多年做得不怎么样,突然火起来了还不卖,你想想有道理,因为那时候有那么多人帮你,有VC,VC有两轮,第二轮还是邓丰,邓丰那时候给我投资,我也觉得他头脑发热,因为就跟我见了一次面,他让我去公司讲一讲什么游戏产业,我那时候去了,写了20页的PPT,去了以后我觉得讲得不错。

但是讲到最后一页我跟他说,我讲讲我们公司吧,他说欢迎,我就讲了两三页,讲了两三页以后他们说晚上跟你一起吃饭,结果就把所有VC合伙人都叫上来,那时候我有好朋友叫周志华,原来在新浪管企业的一个VP,他说王峰很厉害,你一定要投资他,其实我心想我哪儿厉害,我到今天都不知道自己厉害在哪儿,我一路上成绩都是瞎蒙的,说实话。” 王峰谦虚地说,所以抓住一个机会真的别觉得自己怎么样。

不卖公司只因“没法卖”

王峰说,他也愿意找一个地方静静地待着,读读书,找几个人喝茶,跟那几个人一起讨论,游戏能不能再改得更好一点,其实那个可能是他很重要的一个喜欢的工作。他说,没有把公司卖掉很大的原因,不只是吴刚调侃了卖恭喜你,不卖也恭喜你,他确实觉得没法卖。“我第一次就不卖,后来我的IDG 投资人张震找我,是把我当兄弟一样,语重心长聊了一下午,那次说心里话我动心了…… 那次他就跟我说,王峰真的还是卖好,因为你兴趣广泛,朋友又多,投资也不错,他还说王峰你要做VC可能不错,但是那次我就跟他说,我说我做不了,我可能瞎蒙碰过一些公司,赚了一些钱,但不代表就是我真的能,也许不好讲,但是最大的问题是我不愿意,你知道一个人不愿意才是最可怕的问题……”

之所以投了很多项目 皆因“兄弟情”

至于为什么说更专注于游戏本身却又同时投了那么多项目,王峰解释说:“我这个人有比较心软的一面,有时候兄弟一创业,跟你说给点儿钱吧,你一想苦B那么多年,其实那帮兄弟比我还苦B……”

王峰坦言,他投了一些天使,完全没管,他是属于完全不管的,一个月有多少现金完全不知道,“我心想反正我股份在那儿,我跑不了。 ”

所以这些事王峰从来不管,腾讯逼得他卖了游戏谷,最近又刚把DOTA英雄卖掉,“我非常不情愿卖掉了,后来我说也挺好的,大家有钱挣。”

但是王峰坦言精力还不在这儿,就是想把蓝港做大。

团队异常稳定:愿跟你干的打都打不走

蓝港在线过去这么多年时间里,也面临着团队稳定的问题,但是从前年、去年到今年,开始出现了另外一种就是阶段,团队异常地稳定,王峰称后来想明白了,就是该走的都走光了,愿意跟你干的人都在这儿,这帮人打他都不走,“你说成天这么垃圾,你给我滚蛋,也不走,”但是就是这帮兄弟们,今天做成了《火影世界》《王者之剑》《苍穹之剑》。”

王峰称做一个公司你的CEO是不是要独裁和分权的这个问题,很难讨论。“讲心里话,在骨子里我希望我们独裁,执行力强,这三国演义一定要成,按照我的想法做,但实际上你发现不是这样的,因为你的项目组的制作人、主策、主美下去以后信息会再到几次发散,发散到最后以后,可能那些idea 不比你差,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可能你原有的路子做了也就一定能成,比如说我认为广州那几个游戏公司,那CEO说就这么做,小孩儿刚毕业,你做一个一千万的游戏,真是这么干的,后来我发现人家做到了,是这样吧?就是这个很厉害。 ”

心态分享:创业初期别拿太多钱

怎么能够把公司做到公司发展好,产品也不错。王峰有个心态跟大家分享:创业那一年拿了很多钱,在一年的时间,他手里有1亿多的现金,产品没出来,然后投资人觉得王峰挺能干的,那就给他投吧,争取两三年就能上市,王峰在第一年,在奥运村旁边的双塔楼里洋洋得意地租了个19层开始创业,“我给自己一个小办公室,还喝着咖啡,阳光每天晒过来了,我觉得我的生活开始创业了,很美好。”

然后一年以后,他们把公司员工堆到了900人,并搬到中关村了,因为融了很多钱,最多的时候租了8000平米的办公室,手里有6到7个项目,但是后来他发现这都是错的。 如今的蓝港只有不到400人,不是公司不能赚钱,而是王峰发现他们成本一直很高。

王峰说后来发现第一个阶段错就错在拿了很多钱,其实第一个公司,如果游戏创业者,尤其是决心把能力放在制作方面,最好不要要太多的钱,“要点儿天使的钱就可以了,要点儿王峰的钱就够了。这是句实话。第二,千万不要把规模搞大了。第三,最好不要一成立公司,就在内部搞几个工作室,一人举一个旗,那不就是蒋介石吗?结果我后来发现这个公司不能有戏,我倒觉得暴雪挺牛的,这么多来南暴雪、北暴雪,后来又有很多组合,现在又出来了,但是暴雪就是非常好。”

游戏是现实的影射 你是什么人在游戏中就什么样

关于游戏那几点所谓的跟人性丑陋相关的话题,王峰是这样理解的:“我们叫人性弱点,后来我想了,这是人性的弱点吗?有些书愿意把人性分成优点和弱点,但是实际上我认为就是人的本身,就是人的成长欲望、追求欲望。你在现实当中差不多,我就认为想做一个好人,可能游戏就能往好的方面做,想做坏人游戏就往坏的方面做,多多少少是你内心的情绪决定的,你内心的那种你的人文修养也好,还是你的那种性格,多少会让你在设计游戏的时候,多少会受影响。游戏也一样,游戏那关你打不过,你就是砍不过去,其实现实当中我们又过了几关呢?你发现没有那么容易,经常失败,游戏也经常挫败。”

在王峰的理念里,认为游戏多少都提供了另外一种时空、一种环境,他越来越倾向于一个人在游戏里什么状态,生活当中就是什么状态。我发现在里面当大哥的人,现实当中也是长的一副大哥气质,我后来发现他们现实当中也是这样的,就是一副很不屌你的样子,现实当中苦B,其实游戏里也是基本上苦B的。我觉得游戏跟现实没有那么大的反差,它好像更是一个影射体。

界面逻辑、视觉、颜色搭配全混乱 中国游戏是自卑的

对于中国游戏,王峰也同意吴刚说的那个观点,“我有一年是非常自卑的,非常自卑,大概是在金山当副总裁的时候,我已经管游戏了,我去美国参加E3,我们看完心里都垮了,就是整个心理完全就垮了,因为你还好意思说自己做游戏吗?我跟你一模一样,我们太差了,没有想象力。我当时就说我们没有想象力。不过最近我心态摆正一些,我认为是我们制作能力不好。所以我老在公司谈要把制作能力加强,就是所谓的你也会做,我也会做,但是我今天能不能王峰跟你拼制作水准。我今天就要那个操作、就要游戏的界面看起来挑不出毛病,就是很多特效的呈现,让我觉得不错,不丢我人,因为有些游戏我一看就知道是垃圾,我一看就是垃圾的游戏,并不是我一玩儿了才是垃圾,而是视觉交互我已经不给他机会了,我觉得垃圾。界面逻辑混乱、视觉混乱、颜色搭配上混乱,国内就是这个水平。中国游戏,有时候连抄都抄不好。”

 中国设计师缺系统化标准化

对于游戏的美术设计上,王峰称,中国的设计师面临最大的问题是缺乏系统化、标准化的能力,中国的很多设计师,整个中国这一代人面临问题是,这个国家一直在热热闹闹地,你从北京到天津不一样,从天津到小城市不一样,到某个县和镇完全不一样,所以我们的视觉根本没有经常产生审美。 他说中国游戏设计师有几个去参观博物馆,去看画展的。可是这些对老外他们早就是习以为常的事儿了。

“韩国的咖啡馆星罗棋布的,都很有调性,中国的咖啡馆里面弥漫着饭味儿是吧?我就觉得我们要作出品质的东西,就是你确实要有质感。各位如果去创业做游戏的话,你在某一个领域没有吃透的话,就照猫画虎做一个,我真的觉得很可悲的。”

Related post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