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宋炜:要打造有中国梦想的移动游戏明星企业

2013年IT领袖峰会将在深圳召开;全球移动游戏联盟秘书长宋炜在对话凤凰科技时表示,要打造有中国梦想的移动游戏明星企业。

凤凰科技

以下是对话实录:

问:宋总您好,我们知道您现在有一个新的身份,就是全球移动游戏联盟的秘书长,然后我们从这个身份来看的话,您应该是非常关注手游这一块,所以我们想请您谈谈您对于手游现在一个现状的了解呢?

宋炜:现在中国手游的发展规模,今年应该能做到100亿,去年已经达到50、60亿这个规模。我觉得还有就是传统网游也在开始网手游的转型,而且主要是因为智能手机整个的普及,还有智能终端的整个的这个普及,所以我们想手游也是非常成熟的一个。

因为传统网游和页游能够很好变现,所以手游也自然就得到了一个很好的一个变现机会,所以我想这也是我们今天手游发展到今天比较顺利、比较快速的原因之一,所以我们的全球移动游戏联盟,也是关注把中国的手游的行业能够带上世界,所以我也是专注在这个游戏领域。

未来为大家做更多的这种服务的工作,所以我想这个平台也是为大家建的,所以希望更多的中国手游企业能够在这个平台上,能够找到一些发挥自己的一些机会。比如说它的产品能走向海外,比如说中国的一些游戏文化能够传承出去等等。所以这也是我这次大会,我也想就是说IT峰会上也想提出,就是我们整个中国的这个手游界的一些中国梦的一些东西。

问:您能详细说明一下,就是您对于这个中国梦的这个想法以及接下来的一些措施吗?

宋炜:其实是这样,我觉得我们也知道现在大家都在讲,中国就是软实力的综合实力的增强,软实力如何提升的问题。我想我们作为移动游戏领域的全球性组织和平台,我们更应该肩负这份责任,让我们移动游戏领域所有的一些企业和会员,能够共同喊出这样一个中国移动游戏领域的一个中国梦,所以我想我也希望在3GIT峰会里面把这个中国梦的这个梦想带出来。

我想具体的办法是希望第一,我希望我们中国的移动游戏企业能够多造原创的中国文化的游戏,比如说我们有三国对吧,我们有熊猫,我们有功夫对吧,为什么我们不能做功夫熊猫呢。所以我想这次我也想更多的带出更多的中国原创的文化,能否把这些文化通过游戏的形式,因为游戏是一个全球化的东西,很快就会传播到全球,所以我想通过全球化的这样的一个记载体,能够让中国的原创的一些人文文化能够得到一些延展或者传播,尤其是鼓励中国的原创的一些创新,包括游戏的内容、游戏的这些设计,包括游戏技术等等。我想我们还需要很多长时间,但是我觉得我们值得代表游戏行业喊出这样一个移动游戏的中国梦,而且我已经在心动了。

我今天已经开始邀请,可能邀请马化腾,包括CNG的萧建(音),包括91无线,所有这些CEO中国手游界的大佬们一起喊出一个他们的自己心里了中国梦想。其实是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就是比如说可能像我们作为联盟,我们自己来讲我就想让中国的游戏在全球的这个舞台有话语权,其实我觉得这是最初的梦想,就是希望中国人在世界上有一席之地、有一个话语权,制定游戏规则、参与游戏规则,而不是只是跟别人的规则,所以这也是我们今天为什么代表联盟,我们想喊出这个中国梦的这个原由,也希望更多的企业能够多造原创的内容,多造这种国际化的东西,让中国的文化在全球传承,让中国的产品在世界发行,而不是说Made in China,我们是Created China,就是中国创造而不是中国制造,所以这个是我们中国梦的一部分。

:那接下来的话,就除了您不是说可能邀请马化腾,可能邀请其他的一些知名人士来为这个中国梦这个作出自己的一个呐喊。然后之外的话,您还会有什么想法,就还有没有其他的一些?

宋炜:我觉得其实中国梦这个东西它是一个大概念,我希望从面上、线上、点上,都能够把这个中国梦的这个内涵能够传承下去,或者说去发展下去,推广起来。比如说面上,今年我们5月6号的全球移动游戏大会上,我希望我们有专门设一个中国梦一个中国移动手游界的,这个移动游戏界的大佬们或者是从业者们,能够提出一个共同的梦想。比如说我们刚说的就是原创文化如何打造中国原创游戏精品文化,如何让这些游戏能够迅速走向海外,这个是我们要共同思考的,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我想就是说,这是面上的,第二个就是我想走的线上,我们要经常带着中国的游戏企业走向海外,就是我们经常带他们去海外的一些国家去参加一些比如说GDC,比如说参加一些大型的游戏峰会展览,包括互联网的行业活动,让我们中国游戏企业能够在海外的舞台崭露头角,同时做生意。因为你出海外的目的就是一方面把我们的产品带出去,第二个把我们的文化带出去。第三个可能做生意,最重要的对企业来讲做生意,做生意过程中别忘了我们是中国人,我们做的是中国游戏,所以我们做的中国的游戏,所以我们做的中国的,我们中国人做的游戏,但是是世界公用,比如说迪斯尼,你会认为它是美国的吗?你很难界定它,因为它是一个全球化的东西。所以我觉得未来就是说中国做的东西是一个全球化的东西,而不是中国做的东西只为中国做,而是要为全球的市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这是线上的。

点上我讲了,我想从点上来讲,我们应该多让我们中国的游戏创业者,游戏开发者和游戏生态链相关的从业者共同围绕我们打造一个中国梦,比如说我刚刚说的版权文化,还有我们原来经典的一些人物形象,比如说三国、水浒包括等等这些经典的人物形象了传承,如何让这些文化通过我们游戏,通过我们移动互联网的方式能够迅速的传达到全球,这也是我们想从点上去多做一些培训,做一些交流、做一些互动这样的话可能创造更多的中国梦出来。

比如说下一个三国,下一个比如说巨人,下一个征途对吧,下一个网易对吧,是否还有没有更多的这一些,当然我讲的那都是大的,还有很多,比如说广州古德、银汉,包括我们今天说的墨麟游戏,包括可能淘米网,包括南岗在线这些就已经浮出水面,很多游戏公司他们真的很棒,但是它们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它们。所以我们要在点上多造明星企业,多造一些有中国梦想的明星企业让它们崭露头角,让让世界知道它们,让它们有机会在世界上去传达它们了声音。那么我想是从面上开大会,做影响力的东西传播这个文化,把中国的这个市场打开来,以一个开放的、合作的心态办一个全球性的会议,让大家在这个舞台上合作共赢。在线上我们做一些更多走出去的交流,让把一些海外优秀的厂商引进来做一些点对点的,或者线上的交流。

点上我想我们更多的是做一些帮扶角色,比如说如何共同形成合力,产业链之间,比如说运营商的、渠道的、开发商的是否能够在生态链里面,大家能够合作共赢。这是我想我们从点、线、面方面要打倒中国梦的一个真实的想法,所以梦想很大,但是希望大家一起来参盘。

:再问您一个问题,就是说您觉得现在中国的手游的发展的话,还面临着哪些比较重要的一些障碍呢?

宋炜:我觉得中国手游的发展可能就是,第一个就是如何就像刚刚说的走向全球,中国市场是已经承认的,就是认可的,那么就是说它的游戏的原创内容,手游的原创内容。还有就是手游的发行形式,还有推广形式,可能我们因为原有的一些推广形式,还是比较居于传统的方式,包括广告,还有这种线下等等,现在未来能否交付着,海陆空方式的这种,对中国手游的这个行业的推荐。

那么第二个我想就是支付问题,因为中国手游,其实做一款游戏不难,如何能够在游戏变现,如果在游戏管卡里面去创造这些游戏好的内容。我觉得好的内容是能够上升到游戏,能够上升到人的论理的东西,上升到人思想的东西,其实真的好的游戏,为什么能够让你有那种上瘾的感觉,就是因为它把你人性最脆弱的地方,让你花钱去买了。

所以我觉得这里面,可能就是说如何让做成一个好的游戏,一方面就是说你的内容,是否能够抓住人的,人性最弱点,能够让人在对你的游戏中能参与进来。比如说现实中这个人也许他可能就是一个碌碌无为很普通的人,但是在虚幻世界中,他是一个很牛的人,他是一个King  ,他是一个王。所以我觉得可能更多时候,你会发现手游给我们很多这样的机会,游戏给我们很多机会,就是说让在一个虚拟世界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个王的一个身份,每个人都可能成为自己的王。

所以我想这也是手游,因为未来多屏结合比如pad和手机,还有智能电视的结合,未来的游戏一定是跟我们生活息息相关,而且能够互动起来,而不是说只在屏幕上,手机这么小的屏幕上去玩,一定是在我们家庭,一家人全家老小都可以一起玩的。我们正在思考,就是说如何把我们中国的一些,家庭的这些这个动起来,就是让通过游戏,让我们动起来,其实叫移动游戏,而不是手游,手游的话还是比较界定的,就是这种移动游戏,让我们生活动起来。比如说你到家庭之后,你拿着手机,然后你的儿子拿着pad,比如你的妈妈拿着遥控本,大家一起玩游戏,玩同一款游戏,可以在线,也可以不在线。

但是这里面说明什么?就是说可以通过一个游戏,让大家互动起来,这是我们一种和谐象征,这是我们我们大家互动性的。你要知道现在家庭生活,很多人回家就是你看微博,我看微信,大家彼此变得都不看了。那我觉得这里面是可能游戏,如果能有这么健康的游戏内容,又有那么互动的游戏内容,我相信这个是一定是个大趋势,我相信这样的产品,这样边幅性的产品,一定会很快出现在我们生活中,我也期待我们中国有很好的这些游戏开发商业,能够围绕这样一个产品,能够影响我们生活,改变我们的生活,能够让我们生活更加美好,更加和谐,更加和美这是我们真正的,就是说游戏其实,不要单纯的就是游戏理解为就是一个可能影响生活的东西,一定是影响到整个家庭,包括社会。

:就对今后的几年的游戏的,中国手游这个行业的发展的话,您有没有一个预期呢?

宋炜:我觉得今后中国手游的话,可能会有一个就是非常高的,现在你就会发现游戏已经在一个非常高的高位发展。但是一定,因为当大家都看明白一个市场的时候,这是不是一个好事,为什么?大家都进去了,而且进去之后,大家会一定会恶性竞争,这个竞争的,这个环节要打多久,我们不清楚。因为一方面因为智能还在不断的增长,智能的这个终端不断的普及,所以我想这里面就是,你看从原有一级城市、二级城市,现在变成三线城市、四线城市,其实占领保安市场,占领民工市场,占领那些等等市场。

其实你会发现这里的竞争还在进行,我想就是一段时间来讲,可能手游的这个还在快速发展,一两年内,一年多内,应该是它在快速发展。但两年后游戏还有多少能活下来,我觉得可能会像互联网时代一样,就是一定会是大的军团,一定帮助了更多的生态链上的一些游戏开发商,在这里合作共赢,而不是说就你一家独大,一定不会的,一定是一个共融共存的一个东西,大家在一起,大家一定是和谐共存的。所以这样的话我也希望,就是说我们很多做游戏的一些开发商、平台商、渠道商,一定在这个过程中做好布局,做好协同,帮助好的游戏开发者,让他玩家能够有机会玩的好优质的产品,同时能够让我们的平台为大家服务,更加开放,更加合作。

:好的,非常感谢宋总今天接受我们一个采访。

宋炜:这不是我们这个移动游戏中国梦嘛,这次移动游戏中国梦,今天我刚刚找到了中国手游集团的CEO肖健为我们写的,让中国手游崛起影响世界。我觉得非常棒,因为我们中国的游戏过去在很多年,我们这一代人是受日韩,以及俄罗斯的游戏影响,比如说俄罗斯方块,还有日韩的一些游戏影响,我们那一代人,现在这一代人受谁影响呢?受波罗的海的人影响,比如说芬兰的愤怒的小鸟,这样的一些游戏在影响我们。那么未来我们中国是否能影响世界,所以我们为什么要提出中国梦,很多CEO也认可这个理想,说中国人一定能够在未来几年里,能把好的游戏带到世界,影响世界,让世界人民玩中国人做的游戏,这是真正的梦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