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6新任CEO杜昉解读空降:陌生电话引发跳槽

df

命运多舛的酷6,一个月前迎来了自己的第四任CEO——杜昉。与前三任CEO不同的是,杜昉是一名与IT“瓜葛”不多的电视人,在电视圈中的名气要远远大于IT圈。他担任总策划的《中国好声音》风靡中国,让浙江卫视赚得盆满钵满、笑傲全国卫视。在空降酷6之前,杜昉担任浙江卫视副总监兼节目中心主任。

按照杜昉的说法,如果不是数月前接到的那个陌生电话,他也许会在体制内一直呆下去。不过,随着身份的突变,杜昉的最新使命是,让酷6网早日盈利。

电视人跳槽到视频网站并不新鲜,此前比较知名的就有凤凰卫视执行台长刘春跳槽搜狐视频,央视知名节目主持人马东跳槽爱奇艺等。但对杜昉来说,他接手的不是视频“富二代”,而是饱受磨难的酷6,一个被陈天桥寄予无限希望但截至目前一直回报失望的视频网站。数据显示,2013年第一季度,酷6营收1906万元,同比下滑34.4%。

一个陌生电话引发跳槽

8月13日,中国传统的七夕节,到任一个月的杜昉首度公开亮相,地点选择了充满时尚感的银河SOHO。与前几任CEO不同,杜昉的装束与《中国好声音》学员们并没有什么不同,炫丽的衬衫和短裤,透着清凉、随意。浙江卫视知名主持人华少也赶来为老领导捧场,二人在插科打诨中尽显娱乐范。“我非常喜欢陈总说的一句话,他说盛大不是一个互联网公司,而是一个娱乐公司,这也是我愿意来的原因。”杜昉表示。

不过,像任何新任CEO一样,杜昉也需要正面回应一些问题,比如,他为什么会成为酷6的CEO对此,杜昉向记者表示:“我和陈天桥特别简单,之前也不认识。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你愿意到酷6吗?我说我考虑一下。过了几天,我说我可以,他说OK,就完事了。我们俩见了一面,吃了一顿饭。”

那么,饭桌上他们又交流了什么呢?“陈天桥实事求是讲酷6的现状,就像我现在了解的一样,很多人唱衰酷6,或者看低它,包括我很多朋友,在我来之前都说基本上没得玩,但是我来了以后发现还好,它的真实流量日均近四千万的VV,跟优酷(21.24, -0.20,-0.93%)相差并不是很大。当然,长视频观看时长优酷肯定长,这是他的内容决定的。”杜昉说。

简单几句话之后,杜昉与陈天桥的故事就“快进”到了今天。

在40岁的时候跳出体制,杜昉真的没有纠结过吗?“凭良心讲我没有。”杜昉坦承,我在杭州出生,在杭州读书,在杭州工作,今年40岁,40年没有离开过杭州。我在电视台呆的很好,但是做一个挺有挑战的事情,是我愿意的。

好声音衍生好机会

在业内人士看来,陈天桥选择杜昉,与其在《中国好声音》上的成功不无关系。陈天桥一直想把盛大打造成娱乐帝国,而《中国好声音》恰恰就是当下娱乐节目的老大。“至于说陈总为什么选我,因为我是做内容的,视频网站更需要的是内容,或者说最重要的是内容。”

不过,在杜昉看来,其电视方面的经验对于酷6而言,并不能完全嫁接。“我不会把电视的东西带到互联网。”杜昉表示,我还在浙江卫视时,搜狐花1亿元购买《中国好声音》版权,给他带来的流量是天量。但大家也很清楚,内容并不是搜狐做的,用户只是在搜狐上看回放。用这种方式并不一定能够把视频网站整个品牌带成什么样,这个跟《中国好声音》之于浙江卫视,《快男》之于湖南卫视是不一样的。

对于搜狐斥巨资购买《中国好声音》独家网络版权,杜昉不以为然,“如果我当时已经到了酷6,我也不会建议陈天桥把这档节目拿下来。我在卫视工作有深刻的体验,买来的东西终究不是自己的,自己整合,自己原创才是自己的。现在光是准备钱买东西的话,那太简单了。只要有钱就能做好,但是这个钱什么时候是个底,就像当年的视频版权大战,两百万元一集,视频网站把电视剧炒到这样的程度,我觉得是很可悲的一件事情”。

UGC是酷6战略重点

事实上,在李善友担任CEO期间,酷6就是版权价格战的主要参与者,为此也耗费了不少子弹。最终,陈天桥痛下决心,不再参与长视频版权的竞争。自此,从第三任CEO施瑜开始,酷6全面转向UGC。

对于酷6未来在内容方面的战略,杜昉表示:“内容分两部分,一种是原创,一种是整合。原创我们一定会做,这是我拿手的事情。整合我们也必须要做,现在UGC大量的内容需要整合,它是散落在民间的珍珠,怎么把它找出来,串成大家想看的东西,这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不过,几乎每个视频网站都想把这些珍珠串成项链,那么,杜昉又将怎么串呢?对此,他表示:“给我点时间。”

视频竞争程度不如电视

刚刚从旁观者变成亲历者的杜昉,对于视频网站的竞争格局比较乐观。

“我觉得并没有这么强烈的竞争,说句实话,你们看看电视台的竞争就知道网络视频根本还没开始竞争。今年除了《中国好声音》之外有好几档音乐节目,打的多惨烈,周一到周日每天都在唱歌,这种竞争是白热化的,但是互联网还相安无事。”杜昉表示,我觉得市场竞争更多的是在资本整合上,内容的竞争还完全没有形成。

当被问及陈天桥及董事会给他的目标时,杜昉表示:“目前没有。我毕竟才来一个多月,电视台的规则比较清晰,我不知道互联网的规则是什么。我第一步要做的是希望让更多人知道酷6,了解酷6,这个事是我现在需要做的事情。”

杜昉的前任CEO施瑜曾对《证券日报》表示,为了弥补当年借壳上市时没有路演的遗憾,公司计划今年赴美路演,以补上这一课。那么,随着施瑜的离开,路演计划又将如何呢?对此,杜昉表示,“目前没有这样的计划,因为我也刚来,我也不知道应不应该路演,或者什么时候去。未来一定要去”。

相比之下,杜昉对酷6的股价非常清楚,“我记得我刚上任的时候是1.07美元,昨天是1.78美元”。

Tags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