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鸦片”——2018全国高考失利官方指定用锅

前日,文化和旅游部没有下发任何通知突然关闭国产游戏运营备案入口,一时间不明就里的游戏行业普遍人心惶惶。

 

 

今日,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就此事联系到文化和旅游部市场司,对方回应称,文化部备案网站关闭国产游戏备案情况属实,原因为“机构调整”。市场司同时表示,网传因今日头条和腾讯“大战”而关闭国产游戏备案的消息不属实。

 

好消息是,备案关闭应该只是暂时性措施;坏消息是,我们还不知道这次会“暂停”多久。运营备案和版号的双停,对于憋着在这几个月、特别是暑期档上线游戏的许多国产游戏厂商而言,无异于一记重拳。

 

说到暑期档,今天正好是高考第一天。毫无意外,我们已经看到了从考生、家长、老师、教育部门到五花八门的专家,各色人等开始把考砸的锅往游戏身上甩,例如:

 

 

 

其中,尤以半月谈的“电子鸦片”檄文三连发最为来势汹汹——

 

“电子鸦片”这个词,会让许多人不由自主联想到举国游戏禁令时期的“电子海洛因”,这三篇文章的标题也是一篇比一篇吸睛。

 

我就奇了怪了,“电子鸦片”这么牛逼,三胖同学还费劲巴拉去整核武器干啥?

 

 

 

关键在于,“半月谈”要真单纯只是那种喜欢搞噱头的媒体也就罢了,但打开其官网你就会发现左上角醒目的大字——

 

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所以,真用得着去刻意纠结《多少道文件才能管住网游对少年儿童的戕害?》是新华网还是新华社发的吗?中国游戏市场2000亿的规模又能怎么样? 

 

什么时候想办你就办你。 

 

客观来讲,这三篇文章中倒也不是真对所有游戏一棒子打死,讨伐的核心对象是“成瘾性游戏”和“邪恶动漫”。不过,游戏设计的初衷自然是为了让玩家沉浸其中,不好玩、没有代入感的那是垃圾游戏。如何把握好沉迷和过度沉迷二者之间的度,成年人主要靠自控力,未成年人一半靠自控力一半靠家长和其他机制的辅助。 

 

当然,有的知名氪金游戏公司甚至会专门高薪聘请心理学家来设计游戏中的奖励反馈机制,设计大量诱导消费、刺激爆肝的机制,这点无须讳言。甚至还有不少游走于法律红线边缘、乃至根本就是违法的游戏。该管管,没毛病。 

 

但您要不分青红皂白一上来就给胡乱扣个“电子鸦片”的大帽子,这不科学,也不辩证唯物主义。 

 

几十年过去了,创造出2000亿市场的中国游戏从业者表面风光之下依旧过得战战兢兢,提防着不定什么时候就硬给套上一顶“电子鸦片”的大帽子。

 

广大996们,确实活得够累,身心都累。 

 

笔者认识的一位游戏制作人,看过“电子鸦片”的报道后发了条朋友圈:“我莫名的第一次为我是一个无名小毒枭感到骄傲” 。

 

这让我想起了《绝命毒师》里老白那句经典台词——

 

 

 

但换成了咱们国内游戏从业者,这句台词只能倒过来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