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这部片子,感觉不是清华毕业的都不好意思去做独立游戏了”

做独立游戏其实是一件挺苦逼的事情,一累二穷三折腾几乎是常态,而在中国,以上Debuff还会效果翻倍。近两年,“独立游戏”的标签在国内突然变成了自带Buff,一时间引得无数人趋之若鹜,其中自也免不了鱼龙混杂。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国内独立游戏以及独立游戏制作人的真实现状,自然而然便成为了人们关注的对象。

 

两年时间,拼命玩三郎和他的团队采访了120多位游戏开发者,参与了20多场大大小小的独立游戏相关活动,记录下了400多个游戏画面,《中国独立游戏大电影》由此孕育而生。今年早些时候,本片率先在GDC电影节上映。4月21日上午,由 Unity 主办的《中国独立游戏大电影》全国点映会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报告厅举办。

 

当天,帝都特有的、洋溢着浓郁PM2.5土腥味的春雨并没有浇灭参会者的热情,现场几乎座无虚席。

 

 

“看完全片后的第一感想,就是感觉这部片子的名字起错了。要我说的话只要加一个字就好,改为《中国独立游戏人大电影》

——机核网 CrapTears 

 

点映会版本的《中国独立游戏大电影》时长100分钟,以纪录片的形式,围绕五个中国独立游戏制作团队/个人展开。平心而论,如果你抱着对普通电影的评判标准,或是期望影片能对中国独立游戏的种种有深入思索和探讨的话,恐怕多半会失望。

 

本片的主要基调,便是对这五个团队日常片段的真实记录,而对他们游戏作品乃至开发过程的介绍着墨不多,借用机网核CrapTears的一句评论,似乎用《中国独立游戏人大电影》作为片名要更为贴切——三郎自己也有提及,目前这个可能不会是影片的最终名称。

 

但无论如何,影片中所呈现出来的,是虽未出人意料、却是中国独立游戏制作人日常种种的真实写照:梦想与挫折,执着与彷徨,欢笑与泪水,成功与失败,团队的协力与摩擦,乃至家人的不解与支持等等。他们的故事、他们的经历,确实代表和展现了中国独立游戏的许多现状,但他们又“只代表自己”。

 

 

“因为每一位独立制作人都是与众不同的,他们谁都代表不了,只代表自己”            

——拼命玩三郎

 

 

 

左起:拼命玩三郎,阿庭,王妙一,高鸣,穆飞

 

本次点映会上,《中国独立游戏大电影》发起人兼制片人拼命玩三郎,导演阿庭,以及影片五位“主角”中的三位均有出席,并在影片放映结束后,上台参与现场分享与互动。三位独立游戏制作人分别是:《WILL:美好世界》制作人王妙一,《蜡烛人》制作人高鸣,《代号:硬核》制作人穆飞。王妙一和高鸣均有携带家人出席,王妙一更是在谈到感谢家人这些年来的理解与支持时,一度哽咽。

 

现场提问:作为独立游戏团队,能否分享关于发行方面的经验?

 

王妙一:最重要的还是先把游戏本身做好,然后通过高质量和口碑来实现二次传播,藉此让作品接触到更多玩家。对于初创型的独立团队来说,众筹的方式不仅能募集部分资金,也是获取种子用户的不错渠道。不要完全寄希望于发行,多自己主动发掘和维护玩家社区。

 

高鸣:要想做出一款真正“好玩好看”的游戏并不简单,最终还是要靠游戏本身发声,而不是单纯寄希望于发行。另外,游戏本身的类型也会很难突破其对应玩家群的限制,要充分利用好游戏的自传播性。

 

穆飞:自己的作品还没有上线,但《代号:硬核》在摩点众筹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建议游戏产品在最初立项时必须做到定位明确,专攻目标群体,通过小社区效应再影响大社区,维护好自己的社区,多与社区玩家之间进行沟通和交流。

 

三郎:身为独立游戏制作人,不要闭门造车,要多走出去,外出参加活动和与人交流所花费的时间绝对会物超所值。

 

现场提问:独立游戏开发团队搭建与人才选择方面的建议?

 

高鸣:以个人经验来看,独立游戏团队人太多了管理起来会有压力。10人以下相对比较好管理,成员再增加的话就需要专门花费大量时间与精力,或是增加专职管理人员了。在挑选团队成员时,最注重的有两点:一是所有人的想法和目标要一致;二是团队成员能力更加多样化,最好都能担当起“多面手”的角色。

 

 

“大公司绝对不可能容纳像我这样自由和善良的灵魂”

——高鸣

 

现场提问:《中国独立游戏大电影》更加关注人物的故事,请谈谈你对独立游戏的看法?

 

王妙一:现在许多人都喜欢给自己的作品贴上“独立游戏”的标签,关于独立游戏定义的争议也越来越多。我认为独立游戏就是开发者自己想要展现,同时也是自己最为擅长的东西,而非为了“独立游戏”的标签刻意为之。就国内而言,如果你在游戏大厂工作,往往像同螺丝钉般只能接触到产品的一部分;自己去做独立游戏的话会非常锻炼人,对游戏制作有更多和更深刻的了解。

 

高鸣:大公司绝对不可能容纳像我这样自由和善良的灵魂,我认为自己现在的状态非常完美。

 

穆飞:大二开始做独立游戏,如今已经十年,制作独立游戏是想要去实现自己的想法。如今的感慨是随着团队成员数量增加,自己做游戏的时间变少,付出更多,甚至一年多没“出门”。不过为了实现梦想,过程怎样都无所谓。

 

 

“看完这部片子,感觉不是清华毕业的都不好意思去做独立游戏了”

——观众甲

 

有趣的是,这次出席点映会现场的三位独立游戏制作人中,王妙一和高鸣两位都是清华毕业(穆飞毕业于同为名校的北京电影学院)。以至于有人在活动群里半开玩笑地感慨了一句——

 

“看完这部片子,感觉不是清华毕业的都不好意思去做独立游戏了”

 

这当然是句玩笑话,独立游戏制作并没有这样的门槛,名校和高学历也并不必然等于优秀的独立游戏制作人。但在观影过程中,你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包括他们以及影片中的另外几位制作人,很早之前便已明确了自己想做的事情,清楚了解为此所需付出的代价,并且仍然能够为之坚定不移地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拥有这样判断力、意志力和行动力的人,通常总不会混得太差

 

最后,希望关注和支持中国独立游戏的朋友,能够在《中国独立游戏大电影》正式上线后“肉支”,也希望大家能支持包括片中几位制作人,以及更多优秀国内独立游戏团队的游戏作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