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妖怪”带火AR产业 爆红背后有情怀因素

6

       在悉尼众多玩家聚集在一起“捕捉精灵”
       2014年的愚人节,谷歌子公司Niantic首次和任天堂合作,它们发布了一段视频,称“谷歌地图已经把现实世界和《精灵宝可梦GO》的世界连接了起来,从次日起用户就可以拿着手机去抓皮卡丘啦!”虽然是愚人节的玩笑,但这段视频依然在视频网站上获得了超1800万次点击,受到了极大关注。事实上,作为当时谷歌AR游戏项目的负责人,约翰·汉克正在为实现这一目标而努力着。如今,汉克负责的AR项目从谷歌独立,而“拿着手机上街抓皮卡丘”这一梦想也成为了现实。
这家由汉克担任CEO的新公司叫做Niantic,它与任天堂、精灵宝可梦合作推出的“口袋妖怪”手游《精灵宝可梦Go》(Pokemon Go),现在已经成功实现了1800万人的梦想,正在全球热卖中。
现象
      “口袋妖怪”一夜之间火了
      这款游戏在技术上可以实现全世界的玩家借助自身的智能手机屏幕,在真实环境中追踪到皮卡丘等可爱的精灵。玩家在手机屏幕上既可以看到真实世界的建筑,同时可以看到AR技术生成的虚拟卡通形象;根据游戏规则,玩家需要移动到现实世界的不同地点,才能发现重叠在现实地图中的“口袋妖怪、魔药水”等游戏元素,这使得游戏“宅男宅女”们走出了家门,共同上街找“精灵”。
      通过AR技术,手机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结合在了一起。《精灵宝可梦Go》月初率先在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开放游戏权限。游戏刚刚上线,就有一大波玩家蜂拥而至,据统计,仅测试版玩家就达到大洋洲人口的3-4倍。以至于该游戏在北美地区上线3天,服务器就崩溃3次。上线5天后,任天堂宣布,该游戏在美、澳、新三个地区下载量已经超过750万次,同时牢牢占据安卓和iOS的免费安装榜冠军。也正是基于服务器承载量的原因,该游戏尚未在其他地区开放。
      这款游戏位于“免费下载榜单”,虽然下载这款游戏不需要花钱,但是在游戏内如果玩家想要推进游戏进程,还是必须进行内购。麦格理证券分析师大卫·吉布森在接受采访时指出,在澳大利亚,玩家为最受欢迎的口袋妖怪道具所需要花费的口袋币换算成现金价值0.99澳元,差不多5元人民币。
      而游戏开发公司任天堂也会从玩家的砸钱中受益。据他估算,《精灵宝可梦Go》如果维持现在这种在美国APP STORE排名第一的现状,任天堂净利润就会增加15%。如果维持在日本APP STORE排名第五,任天堂净利润就能增加10%。因为在APP STORE里,“这不是有钱的大户玩家在花钱,而是数量众多的普通玩家都在砸钱。”
       聚焦
       这款游戏为什么那么火?
       《精灵宝可梦Go》究竟有何魅力,能够吸引全球无数玩家?业内人士认为,这可能基于四个方面的原因,AR技术、LBS技术、精灵宝可梦的强IP和游戏的社交化设置。
       汉克曾表示,“我认为,我们不想在头上戴着一个电子装备坐在一间黑屋子里,我更喜欢到户外去,建立真实的社会联系。”
       互联网分析师郑峻对北青报记者分析,“口袋妖怪”是利用智能手机的摄像头和GPS所打造的。这就要求玩家必须到访现实环境的场所,来收集妖怪和精灵球。玩家还须通过行走来孵化精灵蛋,这也是“口袋妖怪”吸引诸多用户上街聚集的关键原因。所以说,这不是一款舒服躺在家里沙发上玩的游戏,这是第一款真正打开大众市场的AR游戏。
       除了Niantic团队带来的AR与LBS结合创新功能,“口袋妖怪”的爆红背后更有情怀的因素,是任天堂“口袋妖怪”产业这个二十年超级经典IP带来的用户和人气。毫不夸张地说,这款游戏背后是整整几代人的童年回忆和怀旧情结。如果没有任天堂的合作,Niantic之前的Ingress虽然也赢得了一片好评,但推出数年之后在Play商店的下载量只有1000万次,还不到“口袋妖怪”三天的数据。
       如果说Ingress是极客们的最爱,那么“口袋妖怪”就是全球游戏迷的共同回忆。自1996年登陆Game Boy掌机发售以来,“口袋妖怪”全系列游戏销量已经接近了3亿份,在电子游戏销量排行榜上高居第二。排名第一的游戏销量接近6亿份,这个无可撼动的超级游戏就是任天堂的《超级玛丽》。
       华尔街见闻的顾雪琳认为,《精灵宝可梦》大热首先是由于AR技术,因为AR可以将真实的环境和虚拟的物体无缝衔接起来,是这次游戏爆发的重要推手。《精灵宝可梦》结合了LBS(基于位置的服务)技术,做到了真实出街的效果,小精灵将基于地理位置和环境出现。她认为,《精灵宝可梦Go》的AR系统具有实时交互性,所以除了捕捉精灵外,玩家还可以选择与其他玩家对战。凭借出众的精巧设计和用户体验,Pokemon Go立即引爆全民热潮,反过来,《精灵宝可梦Go》的热度也反过来推动AR技术更加市场化和大众化。
       创幻科技陈嘉贤对北青报记者表示,《精灵宝可梦Go》的成功具有一定的不可复制性,因为Ingress团队有优秀的开发能力,还有宝可梦本身巨大的IP价值,然后动画属性跟游戏玩法又高度吻合,在这些因素的结合下才会一下火起来,国内即便做到这类游戏,也很难达到宝可梦的高度。陈嘉贤认为,现阶段卡牌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AR游戏,创幻的超次元AR卡牌只发挥了它这一类不到1%的潜力。卡牌桌游以实际卡牌操作,在桌面上完成,能把本来平面的角色变成可交互的立体形象。
追访
       “口袋妖怪”引发堵车等问题
       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结合,纵然为玩家带来了虚实结合的畅快体验,但也为非玩家带来了一些威胁。据澳大利亚当地媒体报道,周二晚上,在Peg Paterson公园因为有三个精灵捕捉点,吸引了大批玩家前往。但是引起了附近居民的不满,因为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噪音,还有居民投诉玩家在公园留下了大量垃圾。随后,附近居民与玩家形成了对立两派,有居民向玩家扔水弹以驱逐玩家。一位玩家表示,随后,他们遭到警察的驱赶和罚款威胁。
      除了带给周边环境的威胁之外,还有玩家受到了安全威胁。据国外媒体报道,一些地区的年轻人成群结队捧着手机行走在街头,成为了巨大的交通隐患。还有网友表示,有玩家直接站在马路中间“捕捉精灵”,造成道路拥堵。
      由于玩家需要跟随手机提示的地点去到一些陌生的地方,该玩法也被犯罪分子所利用。据澎湃报道,7月10日上午,美国密苏里州的一家警察局发布警告称,有小偷瞄上了补给站在现实世界中的位置,打算当玩家大批涌入该地点时,混入人群里实施盗窃。补给站就是经常会有妖怪出现的地方,也是玩家会出现的地点。警方称,“10日凌晨两点接到报案,追查到4名16-18岁的持枪抢劫嫌犯。根据警方发布的声明,歹徒在借助这款游戏的定位功能预测和确认受害者位置。”据嫌犯交代,他们专挑游戏设定中的PokeStop附近下手,抢劫在这附近寻找精灵球或者宠物蛋的玩家。甚至在游戏中以集合组队为名,将玩家诱至偏僻地区后,实施抢劫。据了解,口袋妖怪游戏的玩家在到达某种等级后,可选择地标集合组队并进行战斗。
      此外,还有一位网友表示,自己的私人财产“一座古堡”,在虚拟世界中也成为了补给站,各种车辆和网友在该古堡外兜圈子,“令人提心吊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区隔在哪里,也成为道德讨论的一项议题。
       热点
      “口袋妖怪”成就任天堂第二春?
      虽然《精灵宝可梦Go》拥有巨大的付费用户群,但是由于该款游戏是三个公司共同开发的,“精灵宝可梦”公司提供IP内容,任天堂公司负责游戏制作,Niantic公司提供AR技术。因此,任天堂从中获得的收益是有限的。大卫·吉布森对媒体推测,任天堂可能不会从《精灵宝可梦Go》的火爆中大赚特赚。他说:“我们假设这款游戏在APP STORE中赚到100块,其中,30块分给Apple,30块分给游戏开发商、AR技术供应商Niantic,30块分给内容支持方、游戏设计方宝可梦公司,任天堂作为发行方分到10块钱。因此,我们不认为任天堂将从游戏中直接赚到太多。不过,任天堂持有的33%的宝可梦公司股权会给其带来会计收益。”
       但是,老牌游戏厂商任天堂从该款游戏中重新赢得了第二春。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任天堂以掌上游戏机开创了现代电子游戏产业。1980年,任天堂推出Game & Watch,成为现代掌上游戏设备的雏形;1983年,任天堂推出FC游戏机,也就是红白机,在业界引起轰动,“超级玛丽”便是红白机的著名IP;1989年,任天堂推出第一代便携式游戏机Game Boy,使用可以随时更换的游戏卡带存储游戏,并可以通过通信电缆与其他的Game Boy通信,进行联机对战。一直到2004年,都保持着销量最高的游戏机纪录,截止到2003年全球累计销量1.2亿台。但是在互联网时代,玩家逐渐由游戏机转向智能手机,应用也从游戏卡转向APP。同时,竞争对手索尼推出的PS游戏机也在游戏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这使得任天堂逐步衰落。
       前不久,任天堂首款手游《Miitomo》在美国和欧洲上线,吸引了400万玩家。虽然这一数字对于任天堂来说已经不错,但一位专业游戏评测师认为“这款游戏吸引力将迅速减退,除非任天堂不断升级这款应用,加入新功能”。显然,这款游戏的玩家量级与《精灵宝可梦》不可同日而语。有外媒评价道,《精灵宝可梦Go》提醒人们,任天堂在全球知识产权界拥有一些最具价值的、最宝贵的品质。
       该款游戏带来任天堂股价的暴增。任天堂公司在日上市股票率先迎来一小波上涨,涨幅达8.9%。上周一起,任天堂股价飙升25%,创下自1983年以来最大单日涨幅。上周四,任天堂继续大涨16.6%,股价创2015年8月31日以来最高。自《精灵宝可梦》发布以来,任天堂的市值暴增了近120亿美元。
       关注
       国内APP Store中现山寨版
       本月6日,《精灵宝可梦Go》率先在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市场登陆,任天堂表示,后续将“尽快在大约200个国家和地区推出这款热门游戏”。但是由于谷歌地图在中国尚未开放,任天堂未公布该游戏在中国上线的具体时间。
       但是正版游戏上市受阻,挡不住山寨版本的“蹭热度”。在国内游戏玩家正在为如何玩到《精灵宝可梦Go》伤脑筋时,国内的APP Store中悄然上架了一款名为《城市精灵Go》的手游。该款手游也是一款基于LBS的交互性手游,同时,其中的数百款精灵也与《精灵宝可梦Go》十分类似。在上线后,这款游戏立刻登上了中国区APP Store免费榜榜首;在安卓端,也得到了超过50万次的下载。
       知乎游戏专家战术大米认为,这种现象在中国其实并不新鲜。“抄袭国外游戏创意,然后粗制滥造率先在国内上线从而攫取大量用户,最终在市场竞争中反而击败原版游戏的例子比比皆是。再加上中国玩家大多数都没有付费购买游戏的习惯,免费下载的氪金制游戏大行其道——这让国外游戏很难按照它们原本的商业逻辑在中国市场上赚到钱。这也就是许多国外游戏厂商要么对中国市场提不起兴趣,要么千方百计学国内厂商氪金的原因了。”
       11日上午,一些中国玩家发现,该游戏经历了一次短暂的解锁,自己可以登录游戏并发现小精灵。一位玩家表示,该游戏在解锁一到两小时后再次恢复“看不到地图也看不到小精灵”的状态。
       文/本报记者 温婧 供图/视觉中国
       财经观察
       下一个“口袋妖怪”会是谁?
       《精灵宝可梦GO》大火,游戏界人士纷纷猜测,AR+LBS模式可否复制?下一个受到如此热捧的可能是谁?有分析师认为,若想复制《精灵宝可梦》,首先必须复制同样经典的IP,对于任天堂来说,自己手上握有类似“超级玛丽”这样的IP是先天优势,并且该游戏从未被移植到手游上去。因此,诸如“超级玛丽”这样的游戏,很有可能是下一个《精灵宝可梦》。也有分析师认为,“塞尔达传说”、“银河战士”也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手游目标,因为他们在游戏机时代都受到广泛好评,具有很强的玩家基础。
莫尼塔发布的研究报告认为,《精灵宝可梦GO》的火爆表明大众对AR技术的热情,AR技术与优秀IP的结合可以带来巨大想象力。与此同时,尽管苹果在VR/AR领域还没有实质性产品,但多项专利表明苹果正加码AR研究。硬件和内容的双轮驱动将极大推动AR产业的发展。
       同时,在《财富》杂志科技大会上,Magic Leap CEO罗尼·阿伯维茨表示,该公司正在调试位于佛罗里达州的生产线,很快将启动生产。Magic Leap开发的技术使计算机能生成与现实环境完全融为一体的图像。这与《精灵宝可梦GO》类似,将计算机图像和现实世界结合在一起。同时,Magic Leap承诺将带来 感更强的3D计算机图像。
       文/本报记者 温婧
       新闻链接
      “口袋妖怪”游戏引发安全忧虑
       全球大热的“口袋妖怪”游戏(Pokemon Go)让人玩得战战兢兢。
       这款现象级游戏大作由日本任天堂公司和美国软件开发公司Niantic联合开发,借助“增强现实”技术,将虚拟游戏叠加入现实场景,让玩家不再像以往那样“宅”在某个地方,而是拿着手机走向室外,通过手机定位系统和摄像头等功能,在现实地点中寻找、抓捕和训练“妖怪”。
       然而,在成为热门文化现象的同时,这款游戏也让全球玩家在账户权限、游戏下载和隐私保护等方面面临多种安全风险。加上或因黑客攻击造成的服务器瘫痪事件,以及近期多地发生与游戏相关的安全事故,有游戏玩家干脆将其称为“勇敢者游戏”。
       Niantic公司16日证实,游戏服务器当天发生故障,一个黑客组织随后在社交平台推特上宣称对这起事件负责,并暗示还将对这款游戏发起攻击。
       事实上,“口袋妖怪”在7月6日正式推出时,就已让人忧心忡忡。许多玩家注册账户时发现,确认登录游戏实在需要胆量,因为他们必须同意游戏获取自己谷歌账户完整权限的“霸王条款”。Niantic公司原属谷歌旗下,于2015年脱离谷歌独立运营。玩家普遍认为,就算与谷歌颇有渊源,这种做法也不应该。
随后,Niantic公司发表致歉声明,称“口袋妖怪”游戏要求获取谷歌账户完整权限是错误的,这款游戏只需要获取基础的谷歌账户信息,即用户名和电子邮件地址,而不会获取或收集谷歌账户的其他信息。
       然而,仍然有不少玩家出于安全问题考虑重装了游戏程序,重设谷歌账户,或者申请新账户,仅供登录游戏所用。美国有网络专家评论说,这是一种“信任我”的假定模式,就好像有人对你说“给我你的所有,我保证不会滥用”,那么既然如此,最好不要提出这种要求。
       另外一个风险是在下载渠道方面。目前,“口袋妖怪”已在包括美国、澳大利亚、欧洲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发布,但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游戏玩家尚不能从官方应用商店下载游戏。不少“手痒痒”的玩家因此转由其他渠道下载这一游戏,但从非官方网站下载,面临极大安全风险,需要额外警惕。有专家指出,非官方网站下载的游戏可能被进行了“恶意调整”,让用户面临账户安全等多方面的风险。

       还有恶意应用程序故意采取了与“口袋妖怪”游戏相似的名称,用户下载后就出现了手机被锁,屏幕跳出色情广告的情况。
       在隐私方面,“口袋妖怪”是基于谷歌地图开发,游戏会持续更新用户所在位置,尤其是当玩家聚集在同一地点在游戏中训练“怪兽”时,可能有泄露隐私的风险,对那些在其他游戏和论坛中使用相同用户名的玩家尤其如此。
       对于与“口袋妖怪”游戏相关的这些风险,专家提醒,普通玩家需要提高网络安全意识,采取一些防范风险的措施,如从可靠来源下载应用程序,对账户进行必要安全设置等。
       文/新华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