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GC六月沙龙:理性与开放 4G时代的CP与运营商

从4G牌照的下发到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4G使用者的大军,移动通信网络速率大幅提升带来了更快的下载速度与更优质的用户体验。虽然距离4G技术被纯熟应用尚有一段征途要走,但自伊始其就带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显而易见,4G的普及将给手游行业的发展方向重新定位,而唯一不变的是,平台服务CP,CP着眼用户,用户支撑平台。作为产业链上亲密战友,平台与CP相依而存自不必多说,而在新环境新技术的支撑下,如何通过运营商的不断完善,给CP带来更实惠是便捷的服务,给用户带来更佳的上网体验将依旧成为行业关注的焦点。

6月26日晚,GMGC联合中国联通宽带公司共同主办,车库咖啡、VOG游戏之音、魔法游戏支持的2014第二季度沙龙在车库咖啡举行,本次沙龙主题为《4G时代,中小CP如何试水渠道平台》,参加嘉宾为:掌上纵横网游事业部副总经理李文杰、金山云合伙人田开颜 、北京艺趣天空总裁李勇平、中国联通宽带公司游戏事业部总监李松林、棱镜CEO刘大澎等。

IMG_4414

宋炜在致辞中表示,通过对2014年第二季度各大数据报告的观察,凝结了一些沉重的思考,市场上,游戏海量上市,但同质化程度现象依然严重,游戏创业者面对爆发的市场增长开始进入迷茫期,在这种情况下,是否应该理性思考?回归研发的本质,从用户需求角度,重新审视市场。由于4G网络目前正在用户教育期,当初4G=重度游戏的预判,显然还没有得到印证,目前,运营商仍然更喜欢休闲游戏,4G时代,才刚刚起步。

IMG_4439

中国联通宽带公司游戏事业部总监李松林做了《4G时代运营商的创新和服务》的主题演讲,她表示,这是为合作伙伴量身定做的服务,她首先介绍了联通近几个月的大事记,以及三网融合;今年重视应用商店的合作;通过游戏联盟,做海外发布的计划以及特别发起灯塔服务计划。此计划从游戏内容接入、计费能力、结算周期、流量产品引入、产品推广等在内的一条龙服务方案,联通通过自身的调整,实现与产业链各环节共赢,推动手机游戏行业的健康繁荣发展。

IMG_4449

IMG_4458


掌上纵横网游事业部副总经理李文杰做了《测试那些事》的主题演讲。他从技术角度,解读了在游戏测试上测什么以及正确解读渠道需求;测试目的在于看服务器稳定性、看付费率等。

在游戏之音主编庞博的主持下,联通宽带公司游戏事业部总监李松林、金山云合伙人田开颜 、北京艺趣天空总裁李勇平、棱镜CEO刘大澎进行了一场精彩纷呈的巅峰对话《4G时代新机遇》。

IMG_4495

主持人:4G牌照发放半年了,随着用户数量增大,是否已经对市场产生了影响,可有案例佐证?

田开颜:我个人观察了一段时间,手游转到重度,是自然过渡,4G对这个过渡是否有帮助?是有,但在现阶段并不明显。4G是否会对重度带来改变?这个是肯定的。

4G在国内目前不够流行,但我在美国纽约呆了20多天里,习惯已经完全转变,所有下载、消费,都通过4G实现。从生活变化上,到了一个在4G流行的地方,和并不流行的地方,习惯是不一样的。我起码可以确定一件事:4G更流行时,一定会对手游更大冲击力。

李勇平:我们更注重整个游戏的丰富程度,画面品质、体验感是否很好,我的观点是,4G对游戏品质、玩法都会有提升。

李松林:我们国家4G来得很突然,国外是10年,这对运营商是挑战。我们做好了什么?我们只有小部分是4G网络,首先能做的是终端,终端决定了玩家能玩什么游戏,像OPPO,酷派,终端面对用户是直接的。

李文杰:整个4G带来了游戏方式可能不太一样。首先,我的下载速度、资费,包括整个渠道都会变化,会引起用户使用习惯的变化,第二,在理想的4G环境下,辅以比较强悍的4G终端设备,那么,包体大小,将不再会是CP需要绞尽脑汁去做取舍的问题;第三,互动体验会有质的变化。用户不一定能满足于类单机的模式,游戏内社交很可能会出现视频、互动等需求。

刘大澎:4G对这个行业产生影响的前提只能是它火了,所以目前来说,真正的4G还没有到来。只能谈未来的影响。比如世界杯火了,有人会做世界杯手游,它会为手游行业带来更多游戏品类。这样能扩大游戏开发者的想象空间。我认为4G会减小包体大小,手游安装、切换成本是非常低的。

主持人:云游戏是4G到来初期被炒得比较火的概念,现在它离我们还有多远?

田开颜:我的观点是:云游戏是个伪命题,是个理想,一定不会到来,游戏云则一定会到来。以后是终端设备会越来越丰富这样的趋势。

李勇平:大部分游戏都部署在云服务器上。到目前为止看不到一个模式。

李松林:第一次听到云游戏和游戏云。重度游戏能否到手游上,我们运营商也不知道。4G到来后,云游戏若与运营商强强联合后,比如计费上有没有准备好,运营商在重度游戏上计费是难题。我们联通有个功能,可以看到玩家是否还有余额,这样就能尽量避免重度网游坏账,我们一定会做重度游戏的尝试。如果云游戏能让游戏玩得更顺畅,我们也很乐意看到的。

刘大澎:云游戏,实际是没有准确定义的,逻辑是在云上走的,但是运行还是需要在终端。

主持人:聊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在4G时代下,从运营商角度,对CP有什么要求?从CP角度,对运营商有什么建议?

李松林:不敢说要求,这几年以来,各个区分越来越小,比如我是运营商,我也会站在CP角度,为他们考虑。我们运营商也常和CP打交道,包括流量、大数据、计费能力。联通非常重视合作伙伴的。我们现在的想法就是,了解到我们的合作伙伴以及用户的需求,联通“开放、创新”,是服务理念。

李文杰:话题有点把我震住了。因为在和运营商打交道上,CP还是处于弱势地位,未来4G时代,若说CP要给运营商提什么建议的话,基于计费、流量合作的话,其实是CP对于这些事上,不知什么是好的,运营商应以开放心态,让CP去了解一些内容,比如计费怎么做等等。

刘大澎:跟CP沟通中发现,从全球来看,运营商角色在很多国家都是重要渠道。从CP角度看到的是很模糊的东西,运营商、渠道、计费,三种很模糊的,我希望把这些分开。

李勇平:运营平台有玩家的更完整的数据,这个对开发者是很重要的。避免CP都去开发同一种游戏,同质化太严重。

田开颜:我们跟运营商、渠道、CP更多是合作关系,至少三种模式是可以一起合作的。金山云提供基础云服务,为发行商提供服务器。我们有免流量平台,包括联通,还没有在全国覆盖。如果4G免流量后,对平台商来讲,成本不小。希望能和运营商能有更多的合作。

4G,一个时代的开始,我们处在这个时代的起点,充满期待和幻想,无论是运营商,还是CP,在4G时代一定大有可为,这是一个机会,也是一种挑战,毕竟4G到来还不到半年,我们从这次沙龙中,看到了CP的严谨与试探,运营商的开放态度,但其实,最让我们感觉到欣慰的是,同在“这条船”上的移动游戏人,充满理性,不再莫名狂热,这将是确保4G时代能让中国移动游戏市场再次爆发的基础。

Tags

Related post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