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GC大会巅峰对话:传统厂商的转型之路

北京时间5月6日消息,由全球移动游戏联盟GMGC主办的第二届GMGC全球移动游戏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召开。在巅峰对话环节,金山游戏CEO邹涛、光宇在线CEO宋洋、昆仑万维CEO周亚辉、盛大游戏总裁钱东海、力美广告CEO舒义、麒麟网CEO尚进、联众游戏OurgameCEO伍国樑围绕“传统厂商的转型之路”展开探讨。

巅峰对话4

大会邀请了来自全球移动游戏产业生态链的相关者参与,以主题演讲、高峰对话、圆桌论坛等形式展开交流,共同探讨2013年全球移动游戏的发展趋势。

以下是巅峰对话实录:

蒋涛:第一个问题你们每天花多长时间玩手机游戏?

邹涛:手机游戏我这个星期至少玩五个小时,最近卡牌游戏比较火,我都玩。我是四个设备,很容易没电。

尚进:我口味跟邹涛正好相反,大掌门、望神,每天不到一个小时。

刘铭:我们有一款卡牌游戏快上线,也集中玩一些卡牌类型的游戏,每天不小于六个小时。

宋洋:我玩COC,玩了60多级,一共充了600块钱,现在花了一半,它付费很低。

伍国樑:每天一两个小时,斗地主,打打麻将。我手机上有十多款斗地主、打麻将。

舒义:我们是一个非游戏的广告行业,现在基本上每周六个小时玩游戏,我意识到这个游戏会像大众消费品一样,我玩休闲游戏多一点。

蒋涛:现在手机游戏厂商市值大的惊人,像日本的(钢户)的市值90亿美金。反过来问一下这些称觞,从吴总开始,第一款移动游戏什么时候开始上的?

伍国樑:我们04年推斗地主、象棋,那时候已经有一些收入。11年、12年初推安卓、IOS。我们现在主力推斗地主、麻将、德州,都是12年上线的。

蒋涛:用了多少人做这个移动版?

伍国樑:我们移动团队三款产品大概30多人左右。第一款做上线六个月左右,跟我们平台连在一起,一个账户一起玩,有一点复杂。

蒋涛:你们公司总共现在有多少人?

伍国樑:五百多人。

宋洋:我们公司去年下半年开始做的,陆续开了三个项目,应该六七月份会上线。

蒋涛:投入多少人来做?

宋洋:应该有五六十人做。

刘铭:我们是11年开始筹备移动游戏业务,我们之前做了一些单机业务,正好联网是去年7月份上市。

蒋涛:花了多长时间?

刘铭:研发超过18个月时间。

尚进:我们第一款产品是12年底,也花了18个月左右周期,这个游戏等于重新打造。针对苹果来做的,发现更新版本不方便,刷版不好刷,按照这个结构今年会重新翻做。

蒋涛:投了多少人做这个工作?

尚进:五六十人,从11年开始做,完备服务器的架构,包括游戏设计,发现苹果这个不算我们擅长做的,下一款产品以这个为原形,有一个比较大的改造,重新放到安卓上首发。因为整个苹果运营思路跟我们不一样,更新跟我们玩家互动的机会太少。所以13年会重新来一个新产品。

邹涛:这个问题单讲产品,我们11年就上了产品,IOS单机的。

蒋涛:叫什么?

邹涛:叫糖果忍者猫,是给小孩玩的。我女儿三岁就玩了。就是做着玩的。我们11年基本上正式在北京成立手机游戏团队。真正要做,我们做得挺长,11年底10月份开始做,到现在产品也没有正式发布。要这样算快两年了。大部分产品都在今年下半年陆续上线。

蒋涛:为什么花这么长时间还没找到感觉?

邹涛:感觉挺好。刚才很多嘉宾也聊过这个话题,移动市场很大,不用着急上火,自己看清楚之后,找准一块去做,做好了,回报很不错的。我们的心态很好。

我上来先说把我们归位传统这个词,移动娱乐只是我们过去娱乐的延伸而已,真的要这么讲,我们是师傅辈的,我并不认为传统是过气的,老了。在座的各位每家公司手底下拥有的移动开发团队规模都不小。我们从10年开始筹备,11年开始做,人员不少,为什么没着急推?我们做端游很多年,这个市场很大,挣钱不用着急。只要做好了,不是说你第一来就挣的最多,最后来挣不到钱。过去的端游,盛大做得最早,后来巨人、完美创游,07年、08年开始做。

蒋涛:但是后面再也没有超过前面的。下一步话题可以顺着邹涛的谈一下。我不玩游戏,我看了一下排行榜,我把各位的公司名字搜了一下,除了伍总联众能找到以外,其他的看不到影子。排行榜第一没有上市游戏公司,页游还有一两家,端游显然没有。问题是什么?

尚进:我们这里资格最好的是伍总,联众。如果说移动游戏只是昙花一现,需要大家去比速度的话,这个市场不一定值得做了。如果是一个长效性的市场,邹涛肯定进。但是你在什么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今天这件事需要考虑。网页游戏,webgame。大家追的是增量。说心里话我们也蛮纠结,从最早的游戏运营,它的收入百分之百是归自己,网页游戏现在是三七,整个网页游戏盘子我没记错应该是66亿,整个游戏是240亿的盘子。66个亿里头算是互联网平台频道的分成比。所有网页游戏的开发者一共一年只拿到20亿不到。你逼着金山或者畅游这样的企业去做网络游戏非常不划算。

手机非常不刷榜苹果是三七分,如果考虑到刷榜成本是四六。整个手机游戏突然出现一个大的机会,到底以什么样的角色进入,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刚才触控科技他们说我们来做一个引擎分发给下级研发者,同时他们也承担发行和资本运作。做一个平台,这个方式听上去相当不错。是不是逼着大家立刻转到CP。包括我们也是运营商,如果急着转成内容提供商,这个时候大家需要考量一下,以什么样的姿态进入。

蒋涛:你要表达的是什么?听说你去拍电影。

尚进:我们很早提出三屏娱乐,手机屏、PC电脑屏、电视电影大屏幕,我们几个都在做。手机沿着内容这块来,但是是不是所有的厂商都应该非常迅速的做手机游戏产品,这个两说。单机游戏付费比重达到三分之一,具体做哪一块值得考量。我觉得不是速度问题,而是质量问题。

蒋涛:美国现在排第一的叫(?英文),日本是(钢红),欧洲是(?英文),都跟传统没问题。盛大也是老传统了。

刘铭:叫我们传统厂商,端游厂商,我觉得要有一个成熟的心,冷静的心态来面对各种兴起的产业热潮,这是作为一个从业人员或者公司定位来讲应该有的心态。面对这样一个情况,不管我之前的积累和获得是怎样,不能说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会有更多的优势,但是有这么多的积累,我相信可以有更稳定的基石推动我向前。从盛大的游戏角度来说,还是比较客观的来看待这个问题。

所以第一块我们会是建议先判断,在这个新的领域当中我们可以有的新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这是对于所有的传统厂商,或者从业比较早的厂商应该有的一个心态。对我们来讲,比较早的开始布局作为一个游戏发行商,包括拓展到手机游戏部分,我们可以怎么来操作。比如在我们冷静思考以后,就会觉得盛大游戏,包括盛大整个集团所有的优势品牌,IT资源是我们完全可以拿来利用。我们也是第一波把盛大游戏旗下,包括传奇世界,三国杀等等产品。

蒋涛:把原来的成功产品先移过来。

刘铭:包括现在做《龙之谷》。

蒋涛:什么时候上线?

女:已经在研发当中,陆续会上线。这是一块。

另外我们有一些文选的优质IP,像求魔我们已经在研发当中做成手机游戏。同时因为之前的运营积累会有全球比较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在一定的区域,甚至全球范围内可以做合作,做发行。

蒋涛:你们有IP,还准备干发行。

刘铭:我们定位一直是游戏发行商。对于我们来讲,更庆幸,更客观的一步一步稳扎稳打来做,会是更有优势的态度和做法。

蒋涛:舒义讲讲网页游戏现在的状况,页游的厂商他们往手机游戏这条线。

舒义:我真是不太了解页游,我只是从个人渠道了解一些页游厂商。我换一个问题回答你。我这次参加移动大会,最深的感受我现在已经置身于一个广义上的互联网行业,而不是游戏行业。手机游戏现在变成所有跟互联网稍微有关联的公司都特别有兴趣争着赶着往手机应用这个圈里面。我是褒义的,不是贬义的,我觉得这是正确的。这个行业以后的发展速度和市场容量大家都看得到。竞争得多,说明大家有一个正确的眼光。换一个角度来说,我们是在同一个层面来竞争。刚才邹总讲的挺认同,我们不是传统厂商和根红苗正手机游戏厂商竞争,而是互联网各个行业的创业者大家在同一个平台上竞争,这个竞争主要是从游戏研发角度来讲。不管你有没有核心竞争力,核心竞争力主要是内容,主要看团队的素质。

蒋涛:你们自己研发现在感觉产品差异有吗?

舒义:肯定有差异,团队需要培养,需要磨炼。我想讲的是从几年以后的角度去看,我们目光聚焦在现在这个市场,大家谈论渠道分成,市场变化很快,明年什么样完全不敢去说。有很多人在私底下预测这个市场会变成什么样,讲出来你很难想象。我们现在可以战略化布局每个公司有各自的优势,我们去加强这个优势,更多的是我们更早的参与这个机会,只要抓住一个机会就做成大事,这是市场的特点,没必要着急。

蒋涛:等于赛道拉开,大家都进来跑。

舒义:手机游戏作为一款产品,那时候我们刚做端游,大家都在疑问游戏是不是有生命周期,是不是有一定的寿命,过了几年就死了?现在证明端游没有生命周期。手机游戏这个问号还没有揭开。目前来看,手机游戏还是以轻量为主,它很有可能过了几年一个品牌无法再维持,再去跟大家重新站在一个起跑线上去拼新的游戏,这个会给后来者更公平的机会。

伍国樑:我说一下我们公司的个人经历,我们15年了,我们在10年下旬的时候开展做手机游戏。当时我们想做抓鱼,因为我常常去游戏厅。当时我们找了一个团队开发,我们作为一个传统公司犯了很大的毛病,整个设计过程中太强调联网部分,休闲游戏不联网赚不了钱。手机游戏在欧盟、日本这些国家能发达因为它单机游戏很早开始作出市场,我们没有,我们10年开始做这个事情。我们开始尝试,但是太强调联网,没有考虑到如何抓鱼要联网,用户得快速去点,会出现很多数据丢失。整个项目在11年终死了。然后我们重新开始。我们能做在这里跟大家说话是因为我们棋牌,我们把所有的精力放在棋牌。我可以告诉大家15年以后还会有棋牌。

现在单机斗地主、麻将也可以赚钱,用户开始习惯付费,我们投更多的精力去做这些类型的游戏。

蒋涛:现在上了好几款,你觉得用户习惯是有不同吗?

伍国樑:非常不一样。我们发现传统的网络棋牌平台非常计较分数,对他来说是一种财富的概念,如果他不能培养作为一种财富的概念,很难产生大量的消费。在移动根本没这个现象。移动就是娱乐,过这个瘾,过这个关,去更高的等级。

前端的时候我们很强调斗地主PC一定要跟手机联网,做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其实不重要,而且会产生不好的影响。比如互联网的用户操作比较快,三秒到五秒出牌,移动很多时候都延迟15秒、20秒,影响传统用户的体验。现在我们下一步把它切开,把移动的用户单独的切开,让他们自己玩。很多东西跟传统互联网不一样。

蒋涛:掉网更频繁吗?

伍国樑:对。电话打过来。在互联网PC有15个级别,但是如果在手机做级别太高,突然输了一把对他来说是非常关键的,就因为接了一个电话,他们不会玩到这么高的级别。

蒋涛:付费呢?

伍国樑:用户数更多,我们是挖量。我们有两千多万的下载,不同的棋牌加起来总共。主要是斗地主,斗地主将近两千多万的下载。

蒋涛:多长时间达到两千万?

伍国樑:八九个月。

蒋涛:你觉得游戏厂商的生命周期,包括它的产品生命周期?

邹涛:游戏跟传统的品牌广告是一样的,都是一种消费品,需求是在变化。从供给端来讲,以前生产端游只有少数人,现在手机游戏二三十团队就可以生产,供给的端游越来越多,造成生命周期和产品同质化越来越多,我们覆盖1600多万客户。从我们一家广告品牌接触的广告主就有几百个游戏,以前的玩家相对固定,现在玩家越来越广,两端都出现多样化的变化,游戏的供给越来越多,很多游戏,快速的更新,不断得出新游戏,用户的需求也是越来越变化。从我们这个角度来看,我们认为整个游戏的产业营销环境是在变化,以前第一个阶段是营销,第二个是用户阶段,现在未来有更多的个性化的营销,个性化的产品阶段存在。游戏的生命周期我认为越来越短,更新越来越快,这是整个营销环境发展的趋势。包括我们消费者整个口味也是变化的趋势,像棋牌类这样的游戏相对固定一点。从现在的结论来讲变化很多。

去年和我们合作过的游戏,投放IOS、安卓的游戏有一百多个家,今天继续还投的有一百家,但是只有30家是固定的,另外70家变成新的游戏出来。基本我们合作的公司就是三个月的时间。

蒋涛:我们每年举办移动开发的大会,今年是第四届,第一年请了游戏厂商代表是植物大战僵尸,第二年吴刚同志,再接下来就是陈昊芝的捕鱼达人,今年我们请的话恐怕得徐山虎,每年都不一样,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各位预测一下,到今年年底,还是卡牌类游戏最好吗,还是会有更大型的制作上来,还是网页类游戏会主导?各位给一个自己的判断。

邹涛:讲讲我的观点。我同意有一个嘉宾说的话,手机移动设备来了之后把用户的整个年龄跨度拉开了,从3岁到六七十岁,使得它跟以前的页游、端游、PC的游戏有巨大的差别,承载的游戏内容很多。我们现在做不同的游戏类型。我对我的团队要求,第一个制作人必须喜欢这个类型,第二个你要做就做三年不变。绝对不会让你死掉,每半年一个版本。具体说那个会火,是最赚钱的,还是最吸引眼球的,植物大战僵尸很吸引眼球,在国内没挣到什么钱。不同品类都有王者出现。

蒋涛:你准备投入多少人?

蒋涛:我现在已经有一百多人,今年计划到两三百人的。

尚进:说实话这不是一个好的现象,如果按挣钱来算,如果认为内容创作跟赚钱不是最直接的关系,别按照单块游戏收入,吴刚、山虎轮流上台,大家更多的是对电影艺术创作是连续性的,是全行业围绕一个共同的脉络往下发展。包括刚才汪海兵、联众的摩尔庄园,我希望能够像他们一样在联众棋牌或者摩尔庄园树立更长期的品牌。对我们来说不存在转型的问题,只是说我们所擅长的一个游戏类型,大家对扮演类、角色类的游戏,怎么把它延展到手机上,或者是TV游戏。如果我们能像汪海兵学习,有这样一个关于游戏本身的东西去持续做,这是最幸福的。

蒋涛:我听出来了搞一个系列传承。

刘敏:我看好两类游戏在今年内的发展。一个是IPG类型,最开始都是从策略类游戏来讲,针对中国地区的用户来讲,对IPJ类型的归属感一直比较高。我觉得今年IPG类型会有进一步的增长。

第二块针对手机游戏的发展进程当中,它和之前的相比,(?英文)都提前爆发,取得了火爆或者收入方面的成功。在这一块,在卡牌类型当中今年还有进一步的发展,包括我们接下来要做SEA扩散性百万亚瑟王。前两天朋友问你们放了消息,四个月海内外收了三千万美金,是不是真的?我说是真的,其他地方还没有发力。包括这款产品在内,以及接下来国内不下于25%以上的团队都在关注或者是进行卡牌类型产品的研发。卡牌类型,卡牌对战这些类型会有进一步冒尖的产品表现出来。

宋洋:先做两个假设,第一个假设游戏细分市场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但实际不是这样。从去年到今年这个市场越来越细分,到了10月份会继续持续这个趋势,卡牌类分为一个两个三个更细分的市场。

目前这个市场格局卡牌最有卖相,回合制,手机游戏受到屏幕和网速的限制,会是持续时间比较长久的类型。

蒋涛:腾讯今天早上也说了,他们要搞个什么游戏。会有影响吗?

伍国樑:目前微信在个人数、用户体验都是非常优秀,但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他们摸通一条路,利用这个平台推广其他的东西,包括游戏等等。起码今年我看不到他会在移动互联网上造成很大的格局改变,还存在很多变数。今天手机助手哪个最牛,腾讯没算上一号。它在用户转化走在后面,但是微信很厉害这是肯定的。QQ斗地主本来是互联网最厉害的产品,六百多万同时在线,全世界最多人玩的游戏,在移动环境里面是有点优势,跟我们距离非常近,它没有把它的绝对优势发挥出来。

蒋涛:你有什么观点对今年年底的游戏业的变化?

舒义:从需求的角度来看,现在的手机游戏主要是轻游戏游戏,不管是社会、碎片化时间的原因,玩家玩一段时间就会腻。第二从供给的角度,以前开发游戏太难,但是现在手机游戏太多了,选择太多,一边是需求轻易变化,一边是供给越来越多,一定会造成游戏的生命周期比较短暂,这是必然性的。

Top